标签归档:妇产科

妇产科医生讲述真实的人流手术

关于人流手术,很久以来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其中55%重复流产,位居世界第一,这还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流数字。在中国,人流在计划生育背景下,是合法和随意的。而且对单身女子来说,怀孕后做流产手术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一方面很多女人络绎不绝穿梭于人流室,另一方面在妇产科门诊,看到那么多的女性因堕胎过甚怀不上孩子,花费大量的金钱、时间和精神,无惧肉体的折磨去做试管婴儿!我们真不愿意再看到这样的现象发生了!但是,这样场景就似一个循环不息的魔咒,在妇产科从未停止……作为妇产科女医生,有着双重的身份:作为一名医生,她在门诊经常接触到前来做人流手术的女性;作为一位女性,她比其他男医生更能理解这些人流女性心中的痛苦与无奈。 继续阅读

第20章 良心未泯(2)

这个话题也不能继续了,否则她宰不到他会宰我李萍萍的,最起码大动肝火没完没了。我说咱们也不说老公了,他们这会儿也许被车辗死了,也许得艾滋病跳海了。她说是是是,今天没死,明天,后天,或者大后天,反正不得好死。我就谈女儿,女儿冰清玉洁绝顶聪明,电脑敲得打算盘似的噼噼啪啪。她就谈儿子,儿子牛高马壮哪儿学来一身侠义心肠,常常百十元百十元周济同学,真想把他带到A市来读书。 继续阅读

第19章 良心未泯(1)

三天后,2007年11月15日,我就要去水一方门诊部上班了。济世门诊部的几项善后工作,我必须做好,画一个圆满的句号。我不喜欢留一条尾巴、一个遗憾或者一项牵挂。我是任青青介绍来济世门诊部的,我的离去应该首先告诉她,何况我们俩是无所不谈的好姐妹。我中午打电话给任青青,问她晚上有没时间。晚上当然有时间,我其实是文雅一点问她晚上帅弟会来吗,她也听懂了,坦率地说,帅弟昨日刚走,得休整三五天才会来,你过来吃晚饭吧我去买你爱吃的螃蟹。傍晚还没下班我就走,城南城北要转两次公交车,到青青姐那儿的时候已经快八点钟了。饭菜都凉了,白米饭、炒青瓜、鲨鱼片汤、四只大螃蟹,还有四瓶啤酒。 继续阅读

第18章 无痛分娩(2)

我又笑了一阵,心情便又轻松了许多。夜里又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冬天的脚步踏进A市了。在我们老家,已是冰封雪冻,这里很好,仅是有点寒意而已,连沙沙雨声响都会使人想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甘霖。不曾想,“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总是猜度那辆白色桑塔纳去了何方,是去了轻歌曼舞的温柔场所,抑或干脆直上离天不盈尺,举手可近月的达芬奇大饭店,芙蓉帐里度春宵了?恶梦频惊,雨停了,夜色却浓得像能捏出一团墨汁似的。 继续阅读

第17章 无痛分娩(1)

上午,父亲打来电话。没有重要事情父亲不打电话,他对母亲说,别吓着孩子。我跑到一楼导医台接电话,却断了线。正着急间电话又响了,我和父亲讲没几句又断了。父亲一定是没掌握好现代化通讯工具,手机键盘被腮帮压动了。父亲又把电话打过来,大抵是怕又断了,话讲得很快很短,最后一句是,赶快去买一只手机,把号码告诉我。 继续阅读

第16章 高薪使我苦恼(2)

他姑奶奶的,今天倒霉透了!清早一出门,自作多情请人吃饭,遇到的却是一个翻脸不认旧账的白眼狼,白眼狼不分清红皂白指责你不对不说,还花言巧语硬要往你脖子上套一张重枷,软硬兼施要驱赶你去当人家垫背的。你说我李萍萍是不是撞见巡天的黑煞星君了? 这一回返家在飞机上看见一张民航报,上面说有一个男子在修摩托车,转动车把时开了大油门,车子飞出门去,撞在墙壁上,把男子也带出去,撞得头破血流。妻子赶紧打120救护车,送男子去医院后,回来看见满地汽油,就跑到厕所拿来一捆卫生纸,把汽油揩干净,将纸张扔到纸篓里。男子包扎后回家,一边大便一边抽烟,随手把烟蒂扔到纸篓里,“怦”一声,汽油熊熊燃烧起来,坐盆浴缸也震天动地爆裂开来。妻子赶来扑火,男子头发衣服全被烧没了还炸断腿骨头,急忙第二次叫120救护车。医护人员来了,就问,怎么回事不是刚返家吗?妻子一说,众人哈哈大笑,抬担架的护士一笑身子就发软,手一滑担架就掉下地,担架上的男子摔到地上,手臂又折断了。 继续阅读

第15章 高薪使我苦恼(1)

尤主任租住村街的一套民房,门诊部的人,大都去拜访过他。不像官场上人找领导怀揣红包或银行卡惶惶然探头探脑,只需提着水果罐头就行,走亲戚探访病人似的很亲切很温馨。我之所以还没去是因为可能与他会有一个协议,怕先自掉了身价。这天早晨,我在街口遇见尤主任,说准确点是他先看见我。这天我穿着米白色紧腰镶边衬衫,搭配着黑色五分裤,脚上是绒面革材质黑色半高跟皮鞋,手腕上一只休闲风格的黑色半月形拎包,简洁利落,轻松清爽,形象有点活泼,在打工仔世界的村街上,便显出新鲜雅致而招人耳目。 继续阅读

第14章 南郭医生(2)

我哈哈大笑,没笑完就呆住了:妈的!这家伙心肠太黑呀!我可得警惕!他右手拍拍方向盘,看了我一眼,猜透我的心思似的,说道:“你别怕,我不是那男人,我只是说,夫妻都是没感情的,只有情人才有感情,所以你李医生呀不要计较名份!”嗬!他在这里等着我哪!果然他接着就说道:“怎样?我过两天签承包合同了,你跟着我吗?”我佯装很苦恼的样子,叹一口气,而后说道:“你都一直没有说清楚,我们究竟是怎么合作的。比如你投入多少资金,设置几个诊室,你我各担任什么职务,股份比例多少,此外还有我的技术份额多少等等,一团浆糊,我怎么好考虑呢?”他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这么复杂呀?咱们又不是公办医院,先得规划造册,讨论审批!咱们不是民办的吗?民办就是边干边办,先干下去,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向题嘛!让你这么一说,我头脑都乱了!” 继续阅读

第13章 南郭医生(1)

母亲病重,我急急忙忙上了飞机。如果说女儿是我的心头肉,那么母亲就是我的一整颗心。母亲生我的时候,红卫兵、工总司、农卫军各据一方,打得硝烟弥漫;那时我们住在大连的一个农村里,也不敢远离村庄。母亲在床上疼得直叫,一天一夜生不下来。也许那时的女人命贱顽强,阎罗王重男轻女,居然没有发生胎死腹中一尸两命的惨剧,只是流了许多血,母亲昏死过去三回。最后,接生婆用大拇指的长指甲割开产道,捏住我的小脚硬是拉了出来。听说我已经全身发紫,被接生婆打了十几下小屁股也哭不出声来,正想叫人扔到茅坑里沤肥,是我母亲抱着我号啕大哭,才把我荡荡悠悠远去的魂儿又唤了回来。母亲的身子本来很好,是我们生产队里的强劳力,自此元气大损,落下一身病,特别是人间最美好的春天季节,她都是在床上捱过的。自我懂事的时候起,我就发现,母亲每回生病都以肚子剧痛开始,疼得坐不住躺不着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少要一天一夜。 继续阅读

第12章 事故的奖金(2)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乔就称呼我李姐。她最近热衷于测字算命,还和几个小护士玩笔仙,愈来愈相信人生有命富贵在天,前世肯定是一棵被扔弃被残踏的小草,所以今生报仇雪恨来了,当了B超技师,把前世蹂躏过她的那些家伙一个个在娘胎里判处死刑。看她那认真的样子,你就晓得她是以命运注定身不由己的理论,来减轻自己的非法胎儿鉴定造成的心灵重负,良苦用心也实在让人不能不给予十分的同情。“你是怎么看出我来了桃花运?”小乔见我也相信命运,立时引为知己,撕下刚糊上去的面膜,从沙发上蹦起来,拉我走到桌旁,打开一本叫《苍颉造字》的书,说我来给你测测字,看看你有没有桃花运。说罢她就叫我闭上双目,跟她默念“苍颉公,苍颉公,你快来,你快来,给红花弟子一个明示”,然后转一圈身子,用右手食指在书本上点出一个字。我将信将疑,但跟着她认真照办。我张开眼睛一看,我指着“进”字的繁体字“進”。 继续阅读

第11章 事故的奖金(1)

市晚报社记者来采访的时候,我偷偷溜出来,向谁也没说。“吕萌事件”闹出大动静来了,听说电视台也要介入,尤主任补天乏力,老祈老板就顾不得和老婆儿子一起好好欣赏北美的奇风异俗,山光水色和自由女神,自个儿先飞回来了,住在市中心马可波罗大饭店,想要摆平各方人士。尤跃辉主任好几天没空理我,中午送客时在大堂遇见我,当着别人的面匆匆忙忙对我说了一句:“按既定方针办吧?”他用的是问号,我想了很久,确信无疑,他指的是要我“白天当股东晚上做夫妻”的那件事。他对我的好感之心始终不改还似乎有百折不挠的思想准备,我不能不承认有些感动,不过他把卖鳗鱼搭配泥鳅的做法引进人生与婚姻领域,我就无论如何不能不心存芥蒂了。看来男人其实都差不多,如果说当时他尤主任的身后有一个卓医生高大的身影,现在那一个影子在一天之内虚化了,他尤主任便显得不那么矮小了,让人有考虑的价值了。 继续阅读

第10章 调查组来了(2)

“安医生没有医师执业证,她来妇产科当医生属非法行医,所以调查组来了我们不能提起安医生。你要明白,保护好安医生就是保住我们自己的工作!门诊部没有设置产科的资质,你只能是妇科医生,做手术时当我的助手。我们要口径一致把吕萌当‘濒危产妇’,生命垂危,不能不救,而且我们也确实救了吕萌一命。我们是冒着风险的,不计个人得失,最大限度发挥人道主义精神了,尽了一个医生应尽的天职。最重要的最有说服力的一点,一定要说产妇来我们门诊部的路上,胎儿已经因为缺氧窒息而死了,唯一的办法只有剖宫抱出死婴,才能保住大人生命,我们几乎是在产妇昏迷中做完手术的,手术十分成功,产妇因此恢复很快。我们这样说,就不仅没有责任了,说不定还会打动吕萌她那个粗鲁而没教养的家伙。”“非这样不可吗?” 继续阅读

第9章 调查组来了(1)

一夜听细雨沙沙。清晨,雨停了,浑浊的康河水缓缓北去,岸柳、康桥、公园、广场,都笼罩在薄薄的晨雾中,有“无限楼台烟雨中”的韵味。卓杰然医生约我早晨在康桥相见的时候,我好一阵紧张。我紧张的原因是他已经两次闯进我的梦中。能够两次闯入我李萍萍梦中的男人,这世界上只有两个。另一个就是我的崇拜影星梁朝伟,我也奇怪自己怎么不崇拜牛高马壮的周星驰和李连杰,竟去崇拜小个子梁朝伟,独自研究以后我终于明白:我害怕梁朝伟那两只亮晶晶的眼睛。 继续阅读

第8章 还我儿子(3)

忽然,门诊部大楼门口有喧啸声浪,像汹涌澎湃的潮水拍击崖岸。我探头南窗一看,但见两辆载重大卡车停在台阶下,从车上跳下几十个穿着蓝色牛仔工装的男女,显然是古铜色壮汉搬来的救兵,大有踏平门诊部的气概与决心。 我说尤主任,打110呀快打110呀!尤主任额头渗出细密晶亮的汗珠儿,手指头发抖,声音也变了调儿。这个没卵泡的男人,谁遇上他谁倒霉,在他面前,倒显示出我李萍萍巾帼须眉的豪壮。警车呜呜开来,把穿工装的男女阻止在大堂里。警察最终把壮汉和他的保安带上车子。

继续阅读

第7章 还我儿子(2)

走廊上围了许多闻讯赶来的人。有人在找尤主任。我知道尤主任不在。上班时我在门口遇见他开车外出,看见我,他按下车窗问道:“我要你考虑的问题有答案了没有?”我说你买苹果龙眼呀这么快?他笑了笑充满希望地说道:“我再过去看看,也许还能把承包金降下来!” 我今天能坚定地和单梦娜成为同一战壕的朋友,不能不说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到尤主任雄心壮志的鼓舞。“李医生,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也这么冷漠?”“安医生把我教育到家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卓医生也这么热情!”单梦娜高昂头颅,针锋相对,回击道。“哼!庆父不死,鲁难不已!” 继续阅读

第6章 还我儿子(1)

康桥又多了一景。傍晚时分,河边就会来一位拉二胡的瘸腿老人,拉的也是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悲伤、凄婉,如泣如诉。我第一回往他面前的铁罐子扔十元钱的时候,他抬起眼朝我笑一笑,还点点头,我的心胸仿佛松开一个扣子似的,有一种类似于释放了压力的舒展。自此,每逢遇到他在康桥卖唱,我都会往他的铁罐里扔十元钱。小乔若是跟我一块回宿舍,也会扔一元钱。她说李医生你太大量,一个月岂不是要扔三百元吗?小乔没有我的感觉,她大抵认为那是一种恩赐。而我自此成了对待求乞者的一种习惯。 我来到门诊部,才发现这里吵成一窝蜂。 继续阅读

第5章 荷尔蒙过剩

窗外,风雨紧一阵慢一阵,直下到傍晚才放晴。闲了一天,心里空落落的。整一个下午,我都在注意走廊那一边的动静。因为中午要上班的时候,我在楼梯口遇见尤主任,他说李医生我有事找你。我知道事情不妙,一直安不下心来,去找尤主任三回,门开着,人却不在。 我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找我,但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会快,满打满算也才三个月零三天,也许三个月在他看来已经很长了。幸亏昨日领了工资一万三千元,如果再加上押在他那里的一万二千元,我就有二万五千元,相当于我在原单位的一年半的工资总和。有了这笔钱垫底,我还怕啥?和刚来门诊部的心态完全不可同日而已,可见钱真口口口是好东西,难怪那些穷得只剩下钱的倒爷们,在我们学富五车者面前颐指气使不可一世像对待孙子似的。 继续阅读

第4章 攸关生命的启示(2)

推开产房小门,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单梦娜已经接下一个全身微微青紫色的女婴。我极力反对为省几元钱而简单地处理婴儿,起码在我的诊室不干,因而单梦娜正给女婴打安定,针头刚拔起来,女婴蹬了两下细腿儿,一声不吭转世投胎去了。单梦娜精力充沛,信心十足,说道:“李医生,你还没回去呀?唉呀,别担心,小事一桩!” 我撒了一个谎,说道:“在B超室和小乔聊大天哩!”

我提醒单梦娜,婴儿可以慢些处理,应该立即给产妇静脉推注两支10C的缩宫素,臀部注射一支立止血,并且静滴加入3·0g止血敏和0·3g止血芳酸的5%葡萄糖水。这样处理,宫缩有力的产妇,在胎儿娩出十至三十分钟内会自动娩出胎盘,万一宫缩无力,静推了缩宫素,不至于出现因胎盘滞留的大出血。单梦娜说她也这么想三十分钟过去了,没见动静。 继续阅读

第3章 攸关生命的启示(1)

一男一女在一起的时候千万不能沉默,沉默意味着暧昧。当然更不能在宿舍。在宿舍而又沉默,你就是有苏秦张仪的舌头也辩白不清。

尤主任犯了人生之大忌,来宿舍找我谈话,我只好竭尽全力让沉默没有空间,我不知说了什么后来回忆已茫然,反正嘴巴说得很辛苦了。尤主任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其认真态度鼓励我提了好条意见。最后,还真难为他为我拉拉杂杂的意见做了总结:
“我是来通知你,你被正式聘用了,没想到你一口气提了三条意见,很好很好。急救药品我可以马上采购;给病人做全面检查根本做不到,B超和心电图先做;不收高危病人就比较难了,高危不高危常常连病人自己都不知道。” 继续阅读

第2章 出师未捷(2)

凭良心说,无论怎么严格美女的条件,安医生都可以称得上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女,而且是古代仕女型的,椭圆脸,柳叶眉,杏儿眼,樱桃小口,线条柔和,肤如凝脂。美中不足而遗憾的是,她的做法也令人难以忘怀。

产妇呻吟着醒过来了,挣扎着想坐起身子,一边哭喊:
“孩子!我的孩子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