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第一神庙——女神庙落成

圣母归位,虽然氏族发展未受到影响,但青帝薰甲对圣母的思恋之情却一直挥之不去。每次来到圣母洞前,都会引发出一股“人去洞空”的酸楚。初时,也只能藏在心底,以更多的精力去处理氏族的事务。将圣母创建的事业发扬光大,才不负圣母所托,才是对圣母的报答。

如今见氏族的发展已步入正轨,不断有新的起色,她那颗悬着的心才渐渐落下。开始回过头来思考她长期以来要达成的一桩心愿一一那就是为圣母建一座比“痘母宫更辉煌的“圣母殿”,塑上圣母的圣像,自己也住在殿中,与圣母朝夕相处。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便令人分头召集全族的大人大帅、小帅们,三日后都到圣母洞前集中议事。

第四天众人都先后到齐。青帝当众提出三个议题,让大家讨论。其一,在祭坛上加塑圣母像;其二,由各氏族派出得力族属,沿黄河北岸开发新的生存领地;其三,建座“圣母殿”,祭祀圣母的功绩。她的提议,说出了各部族首领的心中所想,得到一致赞同。接下来,对要完成的事项做了大体上的分工,然后都信心十足地分头准备。女神庙

不久,为圣母在祭坛上塑像的第一件事,开始落实。因为这件事是氏族的长项,自不待言。

接着第二件事也行动起来,各部落一共派出九十九支戌边开发队伍,在得力小帅的带领下,分头开拔。青帝和大人们都一一相送,又是一番嘱托和交待。九十九支队伍,带着青帝和全族的希望,肩负着开疆拓土的历史重任,满怀信心地踏上了征途。

第三件事,因工程浩大,所费时日较长,便由青帝亲自主持。首先确定了宫殿的位置、规模、样式。然后进行了具体的分工:由其儿子甲东、甲西、甲南负责土质工程,甲北负责石质工程,甲中负责木质工程。五个女儿中,甲风负责殿内神像烧塑;甲月负责花坛草坪建设;甲云负责殿内装饰,如石桌石床、陶鼎、假山石、玉制构件等。甲霞负责水池构建;甲光负责院中甬道设计。从现在起能动工的动工,该备料的备料。待春暖花开时全线动工……

吩咐已定,人人进入角色,前期准备工作迅速展开。不久,便迎来初冬的第一场雪,即使这样,一切工程也未有停止。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经过一冬的认真准备,基础打好了,用料基本备足,青帝的设计也更臻成熟和完善。

青帝的总体设计是“两殿一洞”结构。前殿为东西各一室,中间为月亮门。后殿为东中西三室,中室后部与圣母词洞口衔接,设有石桌和陶鼎。洞内圣母居住过的地方,中间塑圣母坐像,两厢雁翅排开为泥塑日神、月神、风神、雨神、水神、火神、生育神、农耕神、牛神、马神、猪神羊神、山神、地神等。与洞衔接的后殿,中室是祭祀圣母的地方,设陶鼎。西西室为青帝卧室,东室为氏族议事厅前后殿游廊用牛河梁红土抹墙,相互连通,廊左是自然石堆起的圣水池塘,廊右为鲜花草地,两用鹅卵石铺成松路柏径。后殿殿外为猪山石栏杆。各殿均为半地下式结构,殿顶用圆木铺成人字形木排,木排上铺设茅草保暖,茅草上再铺上经过挑选,粗细一致,经过磨光的木排加以固定,两侧飞檐翘角。顶部用一根横木扣住圆木接头,两端雕出高翘的龙头。洞内和中殿有假山石等点缀。前殿月亮门为通道,东室为乐器房,西室为弓箭房……

可以说青帝设计的天衣无缝,而施工也正向青帝设计的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整个施工现场既有条不素,又热火朝天,让青帝既满意又称心。

这时,青帝首先想到塑像的地方看一看。刚到那里,就见氏族的人们已完成了圣坛上的圣母像,果然是维妙维俏,活灵灵活现,就如圣母在时站在娲皇后面的形象一般,青帝非常欣赏工匠们的技艺。

随后她到了塑制殿内神像的现场,很多神像已经告峻,真是千姿百态,展示出每位神低的特点。其实事前青帝并未想像出每位神像的相貌特征和表现形式,全靠工匠们的聪明锐智和丰富的想象来完成,没想到却完成的这样好。

青帝来到现场的时候,大部分神像已接近尾声,几个主要的工匠正在商讨和设计圣母的坐像。还在七嘴八舌,议论风声,情绪高涨。听着大家的设想,青帝也在构划着自己的想法。大家议论了半天,尚无统一主见。都把目光转向青帝。

青帝看大家要她拿主意便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让大家讨论。她首先肯定大家的想法都各有千秋,很有见地。然后提出原打算为圣母烧制一个整体的陶质塑像,但想来想去,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眼下我们只能烧制一个头像,身体和座位,也只好用泥塑了。泥塑的金身和头像陶坯还是由你们来完成,头像的烧制由我来担任。头像上要留好脖颈接口,安放头发的眼孔,还要留好安放眼球的位置和固定眼球的消息机关。大家以为如何?

经过一阵热烈讨论,一至认为青帝的想法可行。于是便动起手来。头像塑好以后,青帝亲自到八卦炉前安放好,亲自敷上五彩神砂,然后点火烧制。青帝离开前一再叮嘱窑工精心烧制,不可疏忽大意。然后才转向采石工地。甲北的采石工地上。工匠们已将殿门、石桌、圣水池洞内假山的用料全部加工完毕,只待需要时便可安放。青帝找到甲北对他说:“干的不错。现在交给你一个新任务。就是要设法找到一块能够给圣母作为眼晴的玉石,为圣母磨制一双俊目。”

甲北说:“一定办到,我们这就去!”说着,带上几个聪明矫健的族人,骑上快马,告别青帝,便向东驰去。他知道找到最好的玉石,只有到青帝当年拾到玉猪龙的地方去,也只有那里的玉,才配得上圣母的眼睛。

甲北与几个族人来到渤海西面的群山中,翻山越岭,渴饮溪流,饿猎野兽,找遍了沟谷、河流,都没找到一块理想的玉石。

需要说明的是,那时人类还没有开采玉石的能力,全靠在沟谷河流里寻找被洪水冲刷制出来的玉石,所以很难找到上好的。

眼看四九三十六天过去了,毫无结果,甲北不免有些发急。这一天他们寻到一处瀑布前。瀑布长年倾泄,在下边已形成一个深水潭,在水下方形成一条玉带似的溪流眼见天色渐暗,甲北只得安排大家在水潭旁边宿营,猎食了兽肉。由于连日疲劳,吃过饭的人们便在石块上,沙上,石岩下很快睡熟了。

甲北因心中有事儿,睡了一会便醒了,再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干脆爬起来,沿着河流水潭漫步起来,思考着明天寻找的方法和路线。

没有月光,夜色青虚。夜空中只有繁星点点,眨着眼晴。眼前的瀑布已不明显,只闻哗哗倾泻的水声。瀑布下方的水潭在黑暗中不时闪动着幽暗的光,忽隐忽现,映照着天空中的繁星,随着甲北的走动,群星变换着位置,他可以不必抬头,便可从水光中看到每个星座的水中投影。就在这时,他发现潭中有两颗距离很近,而且很亮的星星与众不同,并且有些刺眼。他抬起头仰望夜空,想从天上找出这是两颗什么样的星,但却找不到亮度和距离相同的那两颗星。他再看潭中,那两颗亮星不象是从天上映下来的,倒向是从潭底射出来的。于是他不住地观察,想发现它的变化。直到天渐渐亮了,天上的星星逐渐隐去,那两颗星的射线也渐渐缩短。太阳升高后,照彻水底,那两颗星才不见了。但却发现水底有一个类似蟾蜍的东西,黄体绿眼,一动不动。

睡醒后的人们见甲北蹲在潭边,便也朝他走过去。甲北头也不回地指着水中的物件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其他人也看见了,都说那是一只大蛤蟆。有人还拾起石块朝水中打去。待水平静以后,见那个东西仍然一动不动。甲北说:“我去把它捉上来当早餐”。说完一个鱼跃便扎进潭中。

潭水不是很深,但冰凉刺骨。他顾不得水冷,盯住那物,防它游走。不过直到他已能触摸到它还是没有动,而那不是软体动物,倒象是一块硬石头。

潭底似乎是一体的岩石,被水冲击得光滑无比,只有那个象蟾蜍的石块格外突出。他想把它拿起来,但用手一抓,没有抓起来。他仔细看一下,它与岩石倒不象一体的,于是双手用力拔了出来。随着石块的提起,一股热流从潭底涌出。潭水似乎在变暖,而那物倒凉的扎手。他不顾那物又滑又冷,返身跃上水面,水面已热得有些发烫。他急忙游到水边,爬上岸时,潭中已像开了锅似的腾起了热雾,众人非常吃惊。

甲北连忙将那物放在沙滩上,直劲抖动双手。众人以为是烫的,待亲手一摸才知道是那物凉的。甲北的手是被它冻僵麻木了,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再看那物,下部浑圆,只有上部活象一个蟾蜍,头部长着两个绿色的圆点,刚好是一双眼睛。通体暗黄,柔润透明。“美玉!美玉!”人们终于惊呼起来。

这时一个族人见这玉石可爱,便上去想把它捧起来谁知刚捧起来不高,就冷的象刀割似的。他“呀”的一声双手一松,美玉便落到沙滩上,人们的第一感觉便是怕他把玉石摔坏,赶紧去看。那玉石并没坏,只是将两只绿眼跌落在沙滩上。人们不禁发出一阵遗憾的埋怨,那个族人内疚的简直要哭了。

甲北连忙拣起跌落的一对绿眼,同样完好无损。那形状极像是一枚绿色的大图钉。半圆的后面是一个稍细的圆柱。他随手扣回原处的眼孔里,严丝合缝。只是那黄色的玉体却没有了寒意,变得入人可摸可拿,那双玉眼也可以随意取下或扣上去了。有惊无险,人们紧缩的心也就放开了。

“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玉眼吗!”甲北高兴的说。于是大家都兴奋异常了。

甲北取下腰间的虎皮褡裢,小心地把整块玉石放进去,系得牢牢的。

“回去!”甲北一声令下,众人纷纷准备上马。

“等等!你们看那又是什么?”甲北的儿子北紫喊起来。

众人顺着北紫所指的水潭望去,只见潭中雾气消失,就在拿出玉石的石孔内长出一株无皮的小树,枝权上仿佛长满了白刺儿,又象开满了白花。好奇又把人们拉到潭边只见那小树足有二尺多高,润的透明,白的可爱。

这时甲北的二儿子北兰也发现了异常:“奇怪,瀑布怎么不见了呢?

人们又是一阵好奇,向上一看,瀑布的确断流了,只剩下被水冲涮的痕迹,倒象是水中小树的影子。准确地说,水中的白材倒象是缩小了的瀑布遗痕。

“想办法把它也弄上来带回去!”甲北说着又要下水。

“我去!我去!”北兰、北紫说着就抢先走到潭边下了水。水很热,但身体已能承受。于是一个猛子扎向水底。二人来到小树前,提了提,觉得这小巧玲珑的白树,坚硬无比,并很沉重。二人找到合适的位置,一起起用力托了起来,托上水面,然后轻轻放在沙滩上。那不是什么白花,而是一株长满枝权的玉石材。

“又是一件宝贝!”不知谁说了一句。

甲北一行连得二宝,心中高兴,反倒不忙于往回赶了。决定先洗个热水澡再回去。甲北答应了大家的要求,舒舒服服地洗完澡又晒了一回太阳,才分头上马,轮流扶抱玉树,迤迤前行。

这时,牛河梁上的整个工程已基本告竣。在山林掩映下,整个殿宇格外宏伟壮观,红墙绿树分外妖娩。走进月亮门,院中百花争妍,潭水清清,类似天然奇石构筑的圣水潭,红鲤游动。从松柏间的鹅卵石甬道向后,猪山石栏杆护住后殿。登上石阶,步入后殿六角殿门,迎面是十分精致的陶鼎。虽比圣坛上的略小,但花纹纹图案格外精湛。中殿直到圣母洞的空间,摆放着以假乱真的山石,孔洞玲珑,参差栉比。石雕树木,古朴苍劲,虽无绿叶,却似生机盎然。圣母和泥塑坐像,佩饰具全,只是头像尚未装上去。两厢神像已各就各位。西室一铺圆木排成的炕,高出地面约有一尺,上面已铺上厚厚的茅草、兽皮。阳光照进卧室,格外亮堂。东室已摆好了木凳。青帝反复看着各个部位,无不满意。只是看到尚未安上头像的圣母坐像时她忽然想到今天已是七七四十九日,是圣母头像出炉之时。于是匆匆赶到八卦炉前。见圣母像已从炉中取出,人们正在给圣母头上安装头发。

这些头发,是从氏族的每个女人头上取下来的,都带着球状发根。前些时候,青帝曾号召全族女人拔眉献发,并要求是完整的。青帝带头从自己的头上拔下八十一根头发,八十一根眉毛。在他的带动下,女人们毫不怜惜地拔眉献发,很快就准备足了。

由于是真人头发连根拔起,栽入圣母头像上,加上皮胶灌缝,简直像生了根。黑黑的头发,密密的眉毛,面如敷粉,唇若涂朱。美中不足的是尚未装上眼晴。

看到这里,青帝突然又想到甲北他们也应该回来了。

她边想边登上一个略高的地方,借着夕阳的余辉,向东跳望着,企盼着…

就在这时,从东边的山路上闪出一队人影,他希望这队人影就是甲北他们。其实甲北他们似乎也看到了高处在等待他们的青帝,于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过了一会儿,甲北第一个飞马赶到山上。小心翼翼地解下“虎皮褡裢”,将玉石取出,献给青帝。青帝接过一看,果然是好玉,那双碧眼在夕阳下发出了碧兰的光,如大海一样深沉。“好!好!真是一对天然的眼晴。”青帝赞不绝口。

随后,其他人也赶到了。北兰从北紫的马上接下玉树,抱到青帝面前。白白的玉树上,挂着夕阳的晚霞,白中漂红,格外娇美。

“好一株珊瑚树?”青帝赞道。

“什么?这叫珊瑚树!”

“是的,这种树只有海底深处才有。你们能在水潭中得到,足见这树极不平凡。真是天地相助,圣母有灵呀!走!将她放入圣母殿的圣水潭中去。”于是,人们捧着珊瑚树,簇拥着青帝来到圣母殿,将珊瑚树放人圣水潭中水潭立时增色不少,平淡中添了几分神奇。很快轰动了全族。

这时青帝令人到窑厂去将圣母的头像请过来。人们又紧跟青帝来到圣母殿。甲北捧着碧眼玉石,顺手摘下一只绿眼给青帝看。青帝惊道:“这眼可摘下来?”

“是的!

“喔,真是天护神佑啊!”青帝接过宝石,摘下另只眼睛。发现那两个眼孔变成一双龙目。透过火光,黄玉中还有一个红色的的“北”字。

青帝惊奇地望一眼甲北,心中已有了数。自己之后薰妤族未来的青帝非甲北莫属了。但她没有说破,因为现在说恐怕为时尚早。于是说:“这块宝玉是你得到的,与你有缘,还是将它放在你身边,它会保佑你的。”

“谢过母亲!”甲北接过玉石,装进了身上的“虎皮褡”。

这时,窑工们已经将安好头发和眉毛的圣母头像送到了圣母洞。青帝拿起玉眼一看,与自己设计的眼球位置完全相符,便将玉眼沽上皮胶向眼孔上一扣,严丝合缝,双目立时生辉。只要头一动,眼球也随着动。活了一般。看似两眼要掉下来,但用手却取不出来。

“妙极啦!”周围的人交口称赞。

当青帝将头像送上圣母的脖腔以后,便简直就像圣母本人坐在那里一般无二了。

人们不禁连呼“圣母万岁!”

此时,距圣母的生日八月十八日尚有三天,于是青帝决定三日后举行圣母殿落成典礼。

三天后,牛河梁第一神庙一一圣母殿落成典礼正是举行。这一天全族人都来到牛河梁,分期分批地瞻仰了圣母殿,并祭用了圣母和众神,炎黄二帝也派人送来来事厚的条礼,并通知二子代表出席。其规模不亚于九月月十五日的祭天大典。圣母殿,后更名为女神庙。

据说那天当鼎火升起的时候,薰妤圣母跨着麒麟,亲自降落圣母殿,接受了族人的叩拜,并与族人一起联欢。晚上同青帝住在一起,长谈了一夜,第二天才回到娲皇身边。临行时将胸前的玉猪龙佩挂在塑像上,再没有取走。而这个玉猪龙,就成了人们扣猪龙度婴灵,积阴德的猪龙符的原型,流传千载。

以后,每年的八月十八日,圣母都要回到氏族,与族人欢聚。这是后话。

直到五千多年以后,人们才发现了这座宫殿式庙宇建筑。被考古界称之为“女神庙”或“母祖庙”。它与祭坛、石冢群(金字塔)一起成为红山文化的主体,并由此确立了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在整个红山文化中的核心地位。

女神,永远是中华民族的骄做。

女神,是中华民族永远的母祖。

真正是岁月敲开神秘国,文明早占曙光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