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归位——三帝治世

薰甲率得胜之师凯旋之时,已是夏去秋来。她见到圣母后,圣母第一眼就看到薰甲胸前玉币上的“王”字显现了,暗忖是薰甲称“王”的时候了。

又一个九月十五日将到。薰妤氏族少不得要举行祭拜天地、娲皇的活动。因为今年的活动与以往有所不同,故圣母特意召集族人头领,来到圣母洞前的草坪上席地议事。明确除一些常规仪式外,这次还要增加庆祝剪灭蚩尤,青帝即位和圣母逊位等内容。因此需要搞得紧凑、隆重一些并对一些程序和细节进行认真研究和具体分工。会后,各氏族都加紧了准备。

待众人散去之后,圣母留下薰甲一同归洞府。将一些管理氏族的重要经验和今后氏族的发展方向都作了认真交待。并把一些最近修炼所获向薰甲进行了传授。鼓励她对天道循环及自然演化规律继续深入研究,掌握自然发展规律,按自然规律办事。母女二人同吃同住,直交谈了很晚。

九月十五日一大早,祭坛上便吹响集合的号角。山梁上,通往牛河梁的山路上同时沸騰起来。与往年不同的是,阵前面是马人群已不是零散的,而是排成一个个方阵。方队挎弓佩箭,后面的人群手持木棍,扎枪。每个方队的马匹颜色一致,穿着打扮相同,更显得整齐统一,威武雄壮。派马蹄声声,人流滚滚。亘山书院虽然祭坛前的广场又拓宽许多,还是很难容下氏族的人。故对面的草地上、山坡上、林木之间、山梁顶端都布满了人群。

当第三次号角响起的时候,圣母带领她的八女九儿以及三十六员乐手登上坛顶。高高的祭坛上,清洁如洗,娲皇及其九位弟子的塑像光彩依旧。

圣母向坛下一看,人头攒动,如大海波涛翻滚。见到这人山人海,氏族兴旺的情景,心情格外振奋。

就在她由近至远巡视的时候,不经意间她发现,西南方向的大路上卷起两股烟尘。便对薰甲说:“那是是哪个氏族的队伍?”薰甲顺着圣母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两簇人马,于是迟疑着说:“按理说,那个方向不应该有说着便跃向空中本氏族的人马,待我迎上去看一看。”便朝那两簇烟尘奔去。整个氏族的人也都将头转向薰甲飞去的方向。

时间不长薰甲便返回坛上,告诉圣母:“来者是赤帝和黄帝及其族人头领!”

“嚯!他们也来了。真为咱们的祭祀活动添彩儿呀!”说着对坛下高声宣布:“孩子们,赤帝和黄帝及其头领也来参加祭祀了。”

“哇!”坛下立即发出惊雷海啸般的狂呼。

薰甲急忙走下祭坛,跨上自己的青龙马,亲自迎了上去,所过之处的人群,立即闪开一条道。刚透过人群,即与二帝人马相遇。三帝只在马上作了简单寒喧,便走向圣坛。

两厢族人立即暴发出雷鸣骤雨似的掌声,伴随着“欢迎!欢迎!”的呼喊。

黄帝和赤帝马上被这文明、热情的情景感染了。不禁看出薰妤氏族的强大,而且是一个庞大的礼仪之邦,他们从心底里敬服,不断断向人群招手致意,时而将双手举过头顶回应人群的欢呼鼓掌。圣坛上的乐队立即奏响了热烈的欢迎曲。

再看这两部巨首:炎帝头系鳞皮丝条,压住头上长发,肩披蟒皮坎肩,腰系蟒皮围裙,膝上有蟒皮护膝,足登鳞皮战靴,腰悬赤铜宝剑,坐下赤龙马,全身透着赤光。精明利落,不同凡响。

黄帝的打扮与炎帝相仿,不过都是蛇皮的。腰系黄铜宝剑,坐下黄龙马,被阳光一照,全身闪动着金光,长象威武雄壮,卓而不群。

与二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青帝薰甲,顶插白长羽,头系白狐尾丝条,两条狐尾飘在背后,与其黑虎皮技肩围裙、护腕、护膝、青铜宝剑、坐下青龙马相映照,黑白分明,丰腴雄奇,格外靓丽。

天下三雄聚首,令族人叹为观止。

圣坛上的圣母见到三帝并马走向祭坛,也率领众子女迎下坛来,炎黄二帝一见,翻身下马,趋步上前,以晚辈之礼跪谢圣母助灭蚩尤之德。青帝也同时下马,代圣母扶起二帝。二帝又与圣母的子女们一一见礼。圣母抓起二帝之手,双方执手走上圣坛。

炎黄二帝上得坛来,又急忙跪拜了皇和众圣母的塑像。起身后圣母让二人站在自己身边,二帝说什么不肯,坚持与圣母的子女们站在一起。

按理说炎黄二帝比圣母的子女还要小一辈,用今天的排辈法,应是圣母的外孙子。所以二帝说:“能与圣母的子女站在一起,已经是僭越了。”虽如此说,三帝分封,地位平等,故与其子女站在一起并不为过。

圣母于是说:“天下虽分三部治理,却却都是一家,不必过于客气。”三帝又赞同地逊谢一番。

这时圣坛上又响起了号角,圣母高声宣布:“祭祀天地娲皇仪式开始——————”族人们立即欢呼“皇天万岁!后土万岁!娲皇万岁!”乐声也格外热烈激越。

随着圣母一招手,乐声变得细腻悦耳。圣母首先发表了祭祀表文。之后带领三帝和坛上众人进行了庄严隆重的叩拜仪式。坛下又是一阵呼声。

接下来圣母宣布:“三帝受禅登基开始一一”坛下一时寂寞了一下,随后后响起更加热烈的掌声和呼喊:“青帝吉祥!黄帝吉祥!赤帝吉祥一一”

为什么大家愣了一下?因为这与事先传达的“青帝登基受禅”有了变化,一时没有反映过来,待大家明白了,因此格外激动,掌声、呼喊声也分外热烈。这是圣母与帝边登上圣坛边商定的。炎黄二帝边走边向圣母表达了与青帝同时受禅登基的愿望。因为三帝必然是三人商定的,未经过娲皇的正式认定,“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青帝受了禅封,其余二帝就成了自封的了。圣母一想也对,何况二帝也是她奉娲皇之命亲自选定的,故她有权代表娲皇对三帝同时受禅。故在宣布时改称“三帝登基受禅”。闲言叙过。

待掌声呼喊过后,圣母继续宣布道:“从此天下由三帝分区治理,南为赤帝,中为黄帝,北为青帝,欢迎三帝即位,举火ー一”“腾!”鼎火燃烧起来。

坛下立即响起呼喊:“青帝万岁!黄帝万岁!赤帝万岁!万万岁!”

随后,三帝在自己的子女、也是本族族人的搀扶下,就座早已准备好的帝座,准备接受族人叩拜。

就在这时,忽然天光大亮,天空霞光万道,随着三声鹤鸣,娲皇跨鶴,除圣母外的九位弟子坐下五彩仙鹿在坛顶上空显现。并有一只黑色麒麟和赤黄青三朵祥云飘飘下降落在坛上。圣母跨上麒麟,三朵祥云也托起赤黄青三帝升上空中。

坛下人们见此情景,便高呼“娲皇万岁!圣母万岁!”

这时空中的娲皇和十位圣母热烈拥抱,相互问候。二二帝纷纷下拜,拜见娲皇和各圣母。娲皇与三帝进行了亲切的交谈。

交谈完毕,娲皇转向坛下,深沉幽远的声音随即响起“娃儿们!三帝治世,天下归心,红山圣母归位!娃儿们好自为之——–”说完,手中拂尘一凛,跨鹤先行,其中七位圣母也随后而去。只有红山圣母,泰山圣母、黔山圣母各自又与青帝、黄帝、赤帝做了嘱托和交待,然后跨鹿追随娟皇而去,并几次挥手告别。

待娲皇和圣母们先后隐去,三帝才轻轻降到坛上。他们刚刚落座,坛上的族人头领立即围上来,纷纷向三帝叩拜。三帝亲自离坐扶起。坛下的骑士也在马上三揖手,步卒们则跪拜九叩首。至此,对女神的敬畏、膜拜,已经达到了高潮,或许,从哪个时候开始,女神已经在每个红山后人的心里悄悄的埋下了种子,为后世的女神庙、红山书院、扣猪龙、度婴灵、积阴德,都在冥冥之中指引着!

接下来的仪式由青帝亲自主持,她尽量压抑悲伤高声宣布:“赛马开始一一”

话音一落,号角齐鸣,乐声骤起。三帝的赛手象离弦之箭一样射出,卷起一阵狂飚。除了三帝赛手外,其余青帝的马阵骑士们也纷纷策马飞驰而去。围绕牛河梁三十里的马道上,万马奔腾,大气磅礴。如山崩,如海啸,如雷鸣,如惊涛,轰轰烈烈,烟尘卷地接空……观者之心都悬了起来。

当跑完九九八十一圈的时候,青帝四子甲北与他的青狮马首先胜出,率先到达终点。他刚将马勒住,一大群薰妤族少女便拥上来,将无数用紫色山花编织的花环向他抛去,一会儿甲北的身上、颈上、头上都落满了花环,几次将他淹没,甲北经过几番挣扎,才站到高高的花山上,举起了双臂。此时,黄帝的长子少高与其坐下黄彪马也赶到了,同样被一阵黄色的花雨掩埋起来。他刚登上花山,举起双手,炎帝的小儿子少农与他的赤兔马也跨过终点线,照样被一阵红色的花环包围。第四个赶到的是薰甲的三女儿甲云和她的桃花马。这时少女们又不顾一切地把各色鮮花抛向了她,五颜六色,色彩斑斓…

炎帝、黄帝、青帝先后步下圣坛,亲自看望赛马的优胜者。他们首先来到甲北面前。他的貌立即让炎黄二帝惊鄂了。只见他熊皮丝条扎头,头上插着两只长长的雕翎,熊皮披肩、熊皮围裙,手腕和脚腕上的三道青铜环闪着青光。豹头、虎眼、鹰鹰眉,面如蜡染,两撇黑须弯弯翘上脸频。一抹山羊胡,向下垂立,凶悍威武。膀阔、腰腰圆、背厚、胸凸、两腿修长,双臂过膝……

“好一副北国人物相貌!”炎黄二帝不禁惊叹畏服。

甲北见炎黄二帝不住打量自己,便道:“谢谢黄帝!谢谢赤帝!”话一出口,声如洪钟,嗡嗡作响,余音缭绕。“英雄!英雄!”炎黄二帝脱口夸赞。“二帝夸奖了!”青帝谦虚地说。

接着三帝又来到黄帝长子少高面前。只见他身材高大修长,虎皮加身,面如团粉,俊眉秀目,满面英气。青帝多看了几眼,少高不免面上飞红,谦虚虚羞涩。青赤二帝连连赞道“一表人オ!一表人オ!”少高揖手逊道:“谢谢夸奖!”声音文静悦耳。

接下来三帝又来到炎帝四子少农面前,见他长相娇小玲珑,双目有神,透着睿智。金丝猴皮护身,形成几道碳火。青黄二帝也夸赞了一番。

最后,三帝又来到青帝三女甲云面前。炎黄二帝眼前又是一亮。只见她头扎白狐尾丝条,白狐皮披肩,白狐皮围裙。长发如瀑,肌肤如雪,体魄矫健。黄帝见了爱幕不已,连说:“北国人物,男子雄壮英武,女子娟秀妩媚……”边夸边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青帝也看了一眼少高,觉得二人倒很般配。便提议说:“黄帝即喜欢此女,那就让她和你的儿子成婚吧!”黄帝一听,正中下怀,连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呀,哈哈哈哈!”

甲云一听,面上飞红,连忙跨上桃花马飞逃而去,少高迟疑一下,看了黄帝一眼,便也飞上黄彪马追了过去,一会儿便双双隐没在丛林之中了。青、黄、赤三帝一见都大笑起来,又引来一阵山呼。

这恐怕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对由父母之命成婚的最先一例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此开启,也未可知。

接下来黄帝建议赤帝也在薰妤氏族为儿子寻一配偶赤帝连说:“正有此意,正有此意!尚望成全。”

少农闻言,也顾不得骑马,飞身闯入薰妤族少女群中追捉起来。惊得薰妤族的少女们东躲西藏,与少农玩起了捉迷藏……

此时已是タ阳西下,晚霞把牛河梁染得彤红。当晚霞新退之时,山前山后,河边草丛,篝火皆燃。伴着音乐奏响,族人们便围着篝火舞蹈起来。

牛河梁,又步入一个篝火狂欢之夜。

第二天,青帝薰甲醒的很晚。因为昨晚上她没有睡好。圣母归位,她似有失去靠山之感,孤独、思念扰得她夜不能寐,要不是炎黄二帝还在山上,她真的想蒙头大睡几日。

早餐过后,青帝便陪同炎黄二帝逐一考察了牛河梁的制陶业、畜牧业、农耕业和刚刚兴起的冶铜业;遍游了西部沙漠、东部沃野、南部群山,北部草原;领略了北国的秋高气爽,林海森森;看遍了草原的黄花碧草、牧场牛羊。每到一处,都赢得炎黄二帝的赞赏。青帝薰甲沉浸在赞赏声中,增加了几分自豪,也冲淡一些对圣母的恋想和困意。

转眼旬月过去,北方的秋色更加浓重,早晚凉意日增。炎黄二帝虽意犹未尽,终于还是提出回到辖区去的悬请。青帝意在挽留,黄帝言道:“来日方长长,日后自可互通往来,欢迎青帝多多光顾中原和南方。并建议青帝向南发展,可将驻跸之地南移到黄河边上去。”青帝谢领赐教,表示定考虑实施。炎黄二帝还同意将已在藏好氏族成婚的儿子都留下,更多地了解北方,学习北方的先进技术。也请青帝多加眷顾和指教。青帝答以理所应当。少高、少农自是求之不得。

临行前,青帝令族人到草原深处遴选了二十匹赤色和二十匹黄色的上好马匹,各二十张强弓硬弩,分赠给炎黄二帝为念。炎黄二帝一一谢领。随后便带上氏族头人和马匹出发了。青帝也和本族头领相送二十余里方停,直到二帝绝尘而去。

遂又陷入了对今后氏族发展的深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