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圣母大战蚩尤——中土三分千里月

经过一番安顿整理之后,薰妤氏族又步入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氏族的事务一直由薰甲负责治理。这些年来,圣母一直按照娲皇的旨意巡行天下,考察和分析天下大势,寻求治理天下、造福于人类的安天大计。

娲皇所以一直没有召回圣母,就是因为在众多氏族中,薰妤氏族发展速度最快,文明程度最高,代表了人类发展的大方向。召回其她弟子的目的,也是为了在这些氏族中,发现人オ,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而由最关爱人类,最有智慧的圣母统等全局,稳定天下。

圣母理解了娲皇的用意以后,便开始巡视天下,对各部族的首领、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山川地理等状况进行了深入的考察,构划着人类发展的蓝图。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天下大势势和人类发展的前途所在,都在她的大脑中越来越清晰明朗。

正如娲皇所料,她的弟子们离开部族以后,各部族立即陷入了无休止的分化和兼并,战争连年不断,男人的地位在不断提升。他们凭借健壮的体魄,长期狩猎和争夺中掌握的打斗本领,以及无拘无束的视野,逐渐取得优势和统治地位,天下进入一个文明与野蛮并存的时代。

经过无数“弱肉强食”的争夺和杀戮,逐渐形成了四大强族。东部的女夷族,由于薰丙、薰火两个氏族的渗入和教化,女夷归位后,形成了以神农氏为首的强族;而南部的女蛮族,以九黎族为盛,形成了以蚩尤为首的强族。西部的女羌、女戎部族,逐渐为有熊氏(亦称轩辕氏)取得统治地位;而北方的女狄、女妤氏族,逐渐溶合,统在薰妤氏族麾下,形成了以红山圣母为首的强大氏族。

各部族的优势表现为:神农氏以农业见长,衣食富足;九黎族以杀戮争夺为强,凶猛剽悍;有熊氏则以制造业(制陶、造车等)为优,倡导仁义;而薰妤氏族则以牧养骑射著称,文明发达。

那时部族之间的领地,没有明确的界限,只有一个大致的方位,氏族所到之处便是领地,因而时常引发争端。这就为强盛的氏族提供了占领的空间。

特别是南方的九黎族,虽有高山密林,沃野千里,但没有去很好的开发,而走上了巧取豪夺的道路,待女蛮被娲皇召回以后,族人更加剽勇凶悍,最先侵占了东南并闯入中原。

九黎族,由九个部落组成,以蚩尤为首领。据说尤有九九八十一个兄弟(大概是八十一个小氏族的头人)。都是“兽身人语”,狰狞头似铁,牙如锯。餐毛高耸可怖。每人有四只眼,六条臂,如剑,以此抵人,无可敌挡常以沙石为食,贯能兴云作雾。蚩尤凭此优势,嗜杀成性,残忍异常。他征服了南方以后,便跨过长江,由东南部强行向北推进,企图借武力争夺天下。

蚩尤的进攻路线,第一个受到攻击的目标便是神农氏。神农氏氏族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东方强族。在制作农具、播种五谷、开凿井渠等方面颇有建树。但其武备不足,抵御能力较差,故蚩尤占其东南部以后,继续向北追杀。神农氏只得逃到中原地方,来找当时住在涿鹿山湾里的同母异父兄弟有熊氏。

有熊氏(亦称轩辕氏)倡导修真养性,体恤百姓。在发展陶瓷、食用五谷、制造车辆、治铜等方面很有作为,具有驱兽为兵,降龙伏虎的本领。面对神农氏的求救,他立即召集自己的族人,与神农氏合力抵御蚩尤。经过认真准备,在涿鹿一带,与蚩尤展开了大战有熊氏以飞翔在空中的鹰、雕、鸢、鸿作旗帜,指挥虎、豹、熊、貔貔为前驱,以长柄石刀石斧和铜剑为武器,勇敢地向蚩尤冲杀。

蚩尤则以兽身人语、如利剑的头人为前驱,以磨尖的长竹杆为武器(称之为“竹枪”),向有熊氏攻击。两军相遇,杀声震天,刀光枪影,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正是两强相迁,各展所长。经过几场血战,未分胜负,只是将蚩尤逼退到泰山以南。

双方只好休战,另谋制敌办法。

有熊氏带着自己的族人,就近来到泰山上休整。队伍刚刚安顿下来,天就下起了大雨,浓雾迷漫,天昏地暗,正好便于休整。

女妤圣母目睹了这场血战,对双方的实力和正义性进行了分析,善恶已见分明。于是她决定协助神农氏和有熊氏两部族战胜蚩尤,安定天下。

圣母借着暴丽浓雾的掩护来见有熊氏,有熊氏一见愣住了,因为圣母简直与女戎和娲皇长的一模一样,乍一见以为是娲皇或自己的奶奶来了,但又不能肯定。便疑惑地问:“你是一一?”

“我是红山圣母啊!

“啊,原来是圣母!”说着连忙下跪,一再扣头,口尊姨奶,长跪不起。

圣母说:“我是奉娲皇之命前来救助与你,你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要我帮助吗?”

有熊氏见问,便迫不及待地说:“圣母,晚辈想要百战百胜,平定天下,让人们安居乐业。请圣母赐教。”

圣母见其有仁爱之心,便将战胜蚩尤的办法,一五一十地传授给有熊氏。并将派薰妤氏族骑兵助阵的想法,以及战胜蚩尤后的一些打算也告诉了他,有熊氏一一领教,铭记在心。

圣母交待完毕,飞身而去。这时也雨住云收,天光大亮。有熊氏开始按照圣母的安排,着手再战准备,并制订了周密的作战计划。

首先,他按圣母的交待,派人到南海找到了磁石,刻成磁人,一只手指向南方,安放在他的战车上,制成指南车,以防大战时被蚩尤的妖云怪雾迷失方向。又到东海波山上,找到那头身体如牛、头上无角、只生一足、目光如日、叫声如雷、通体苍灰、名字叫“夔”的怪兽,取其皮作鼓,以雷兽骨头为槌。一经敲打,声震云宵,百里可闻,惊心动魄。

有熊氏和神农氏做好了这些准备以后,便在泰山脚下摆开战场,严阵以待。

再说圣母回到牛河梁以后,立即集中氏族的大人、大帅、小帅们前来议事。她首先介绍了天下大势,说出了帮助东方神农氏,西方轩辕氏(此时已进入中原地区),战胜蚩尤的安排和打算,各部落首领纷纷响应。最后圣母宣布由薰甲亲自率队出征,由其九个儿子组成九队,每队下设九阵,共九九八十一阵。人人坐下黑马,弯弓挎箭,手执套马长杆。采取远用箭射,近用套马杆捉人的办法对付蚩尤。并向大女儿薰甲面授机宜,战后如此如此。

圣母交待完毕,薰甲令各家大帅、小帅分头准备,三日后出征。

到了第四日一早,各阵人马齐聚圣坛之前。果然是人人弯弓戴箭,威风凛凛;个个手持套马长杆,斗志品扬;坐下一码黑色战马,鸟云滚滚,好不威风。

圣母亲自检阅了部队,非常满意。

薰甲头戴羽朝,身着黑色战裙,胸佩龙纹壁,英姿飘爽。带领各阵首领,亲自步上祭坛,燃起鼎火,宣布军纪,告祭天地、神灵、娲娲皇和各位姨娘佑护。就在薰甲叩拜时,不经意地看到痘母神像,不觉心中一动。因为痘母答应帮她制敌的话语掠过心头,但她没有多想,便下令出征一一

八十一阵铁骑万马齐暗,千骑涌动,声如惊涛,铁流滚滚。不一日便来到泰山脚下。神农氏与有熊氏,见薰妤氏族的人马赶到,立即精神振奋,描擂响战鼓,呐喊欢迎。神农氏、有熊氏亲自到阵前迎接。老远跳下马来趋步向前,单膝拇拜,自称晚辈。因为二人比甲还要小一辈。薰甲也跳下马来,将二人扶起。见到甲,二人似见自己的母亲一般,格外亲切。三人一起检阅了薰甲的队伍。有、神二头领都为薰妤氏族的人马英勇剽悍、阵容严整而惊叹不已,佩服有加。随后坐在一起研究了交战的方法步骤骤,调整了阵形。神农氏的队伍在左,一色赤旗赤人赤马;有熊氏的人马在右,一色黄旗黄人黄马。他的鸟旗、兽兵、夔鼓、指南车居中。薰甲的八十一阵一律黑旗黑人黑马居后。一切甫定,单等蚩尤的人马到来展开厮杀。

再说,几天来暴丽交加,浓雾弥漫,蚩尤一直找不到神农氏、有熊氏的人马,待到雾去云开,才发现他两人的人马躲在泰山上。于是摇旗呐喊,杀奔泰山而来。见到对方已排开阵势,便不顾一切地冲杀过去,想一阵冲垮二人的队伍,荡尽扫平。

有熊氏擂响夔鼓,驱动兽兵冲出。没想到这夔鼓一响惊天动地,追魂夺魄,撕心裂肺。蚩尤的人马人人心惊,个个胆怯。被兽兵一冲顿时乱了阵脚。蚩尤也被蘷鼓震得六神无主,眼看自己的队伍抵敌不住,他只得抖被精神举起手中竹剑,令风伯雨师鼓起腥风,泼下怪雨,将兽兵趋散,仗着风雨之势反扑过来。有熊氏也举起手中铜剑,向空一指,天女魃看得明白,对准雨雾抖动身上的旱气,冲散云雨。蚩尤无奈,只好孤注一掷令兵士舍命冲杀,有熊氏又擂响了蘷鼓,红队黄队人马左右齐出,杀向蜚尤。黄尤定了定被夔鼓震得心惊肉跳的心,带领人马死命拼杀,远者竹枪扎,近者毛触,一会儿便将两路人马杀得七零八落。露出了薰甲的严整队伍,盐尤又是一怔,心生生疑惧这是什么队伍?

这时有熊氏又描动夔鼓。薰甲的八十一阵人马齐出阵前,一阵箭雨,铺天盖地,蚩尤的人马狼嚎鬼叫般地倒下一片。

蚩尤不知哪里来的这支凶壮的人马,竟有有这般先进武器,知道这箭厉害,远距离吃亏。便大叫着“靠近打!靠近打!”薰甲指挥人马,一排一排的轮流交替前出放箭,蚩尤眼看自己的人马也随之一排一排地倒下,仍然疾呼“靠近!靠近!”就在这时,空中突然“哇一一”的一声怪叫,天空顿时一黑,双方人马都是一惊,抬头一看,空中飞来一只人面黑鸟,双翼展开,遮天避日。

薰甲一见惊喜高呼:“痘母!”“我来助你!”痘母在空中回应。说完翅膀一嫦,“哇”的一声,从两翼下飞出黑压压的小黑鸟,铺天盖地。“国王—-准备擒敌!”痘母放出了她训练的最厉害的“乌鸦兵”。只见那些乌鸦猛地朝蚩尤的人马扑去,随着蚩尤兵呀呀怪叫。薰甲等不知“乌乌鸦兵”用的什么办法,制敌如此狼狈,只顾捉人。过一会儿才看清:这些乌鸦原来专啄蚩尤兵的眼睛。蚩尤兵躲不胜躲,防不胜防。被啄瞎双眼的立时失去了战斗力,在那捂着双眼干叫唤,直打转,眼里不断流出黑血。

蚩尤一见这“乌鸦兵”更厉害,只得高喊:“快跑!快跑!”蚩尤兵闻令轰的一声舍命奔跑。与此同时,薰甲也向她的八十一阵铁骑下令“出击一一”。

八十一阵铁骑举起手中的套马杆,风地电掣般地追击上去,将那些狂奔猛跑地尤兵套住活捉。有熊氏神农氏的兵紧紧跟上,将被套住的蚩尤兵捆绑起来,成了俘房。

痘母见蚩尤的人马已失去了还手之力,便收了“乌鸦兵”,来到薰甲头上,说道:“国王,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成,不能再多杀生。你好自为之,后会有期。”

“谢谢痘母!咱们牛河梁上见!”薰甲也顾不得多说。

“下令出动指南车擒敌要紧——”痘母说着挥动遮天的双翼飞走了。

这时有熊氏和神农氏也兴奋地来到甲跟前,寻问痘母怎么飞走了。

“她的任务完成了,让我们出动指南车!”

有熊氏和神农氏看看追杀的战场,又望望天空。那意思是出动指南车,用得着吗?

“我想痘母不是随便说的,或许用得上,有备无患。”

有熊氏认为有理,手中青铜宝剑一举,高叫道:“指南车前出一一”

话音刚落,指南车轰隆隆地奔向前去。

蚩尤一见,败局已定,越来越多的族人都做了俘虏,他心急如焚。跑,跑不过如龙似虎的薰妤铁骑,打,打不过薰妤族的弓箭,逃不出薰妤骑手的套马长杆。眼见族人越来越少,他的精神也在一点一点儿的崩溃。看来只有舍命保护族人一逃,能逃出去多少算多少了。想到这里,他定一定神,面向三氏族的人马,张开大口,聚全身力气吐出一个绿圈。随着绿圈出口,他的怪兽坐骑,一下子便瘫倒了。这是他几十年在南方的青山绿水间修炼出来的真气。

一经吐出,他一身真气便泻掉了,那如剑似的鬓毛立即变软,二尺长的獠牙锯齿脱落,如电似的目光也暗淡了…

这绿圈漫延开来,将三氏族的人马罩在圈内,似掉进了碧绿的大海,又如进入了虚空,十步之内难以相见。只闻人语,不见人影,很快迷失了方向。三氏族首领大惊有熊氏道:“看来这指南车还真派上了用场。长辈,我们往哪个方向追赶?”

“我想蚩尤已失去抵抗能力,只有逃跑一条路了。他只能逃回到自己的南方去,那就顺磁人手指的方向向南。”薰甲判断道。

“有理。”神农氏表示赞同。

“指南车方向不变,众人紧紧跟随,不得掉队一一”有熊氏高声呼喊。

氏族的队伍闻令都向指南车靠拢过来,一个接一个按指南车前行的方向追过去,速度已经大大地放慢了。足足追赶了一个时辰,绿雾才渐渐淡下去。透过淡雾看去,蚩尤的族人已经逃出去很远,有的已不见了踪影,这时,人们才抛开指南车,放马向南追去。又追出去很远,蚩尤的族人才渐渐多起来。蚩尤已失去怪兽坐骑,半飞半走地跟在最后。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神农氏见蚩尤走在最后,恨不能杀了他。于是催动他的赤龙马追了上去。

“蚩尤!你哪里逃一一”神农氏高喊着着,飞马上前,举起了手中的石刀向黄尤砍去。蚩尤困兽犹斗,转身举起竹剑隔开石刀。他知道危险还在后面,便且战且走,神农氏也边追边砍。有熊氏一见,也催开黄龙马,举着青铜宝剑前来助战,二人双战蚩尤。蚩尤一见,竹剑一晃,四睛圆睁,六臂齐出,像风车一样旋转格斗,全无惧色。薰甲见二人战不下蚩尤,也催动青龙马,举着长长的套马杆冲了上来。蚩尤知道套马杆子的厉害,只要被套住,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了。于是未待薰甲近前,他已跳起在空中,疾速向南飞去。

薰甲也不迟疑。在马上一叫劲儿,身体起在空中,随后便追。

有熊氏和神农氏一见薰甲未带套马杆,便连声喊叫:带上套马杆一”

蚩尤听见喊声,回头一看,见薰甲未带套马杆子心中暗喜。心想马上脱离危险险,不想恋战,便使足力气向前飞逃。但他毕竟失了真气,比不上薰甲的飞行速度快。眼看距离越缩越短,薰甲手中没有武器,只得摘下胸前的玉壁向蚩尤抛去,金光闪闪,渐渐舒展,一条黑色的巨龙,飞舞着向蚩尤扑去。蚩尤只觉身后有一物带着风声飞过来,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是什么,便被巨龙牢牢地缠住,从空中摔了下来。有熊氏与神农氏打马扑向蚩尤落地处。神农氏举起石刀欲砍,但那条黑龙缠着蚩尤,张牙舞爪,人们无法接近。薰甲慢慢降落,收回龙纹玉币。众人才纷纷向前,将蚩尤捆绑起来。不知怎的,玉币上那殷红的“王”字竟凸显出来,再也没有隐去,薰甲感到奇怪,幸好那时还没有文字,别人都没注意。

有熊氏和神农氏看着绑缚的蚩尤,又望望薰甲。那意思是如何处置?

“但凭二位处置。”薰甲说完,便转身去整顿自己的队伍。

神农氏与有熊氏一商量,认为蚩尤罪大恶极,决定砍头示众。于是下令杀了蚩尤。为不让蚩尤以后成精作怪重来捣乱。令人将他的身首分别葬在两处地方。一处葬在一个叫东平郡寿张县的阚乡城里,坟高七丈。据说这处墓葬时常有红色云气从坟内直冲气空,好似一匹悬挂着的蜂帛,人们称那是“蚩尤旗”。另一处在山阳巨野县重聚乡。人们还将处死蚩尤的地方取名为“解”,如今解州有一处红色的大盐池卤水,当地人称其是“蚩尤血”。

蚩尤死后,一部分九黎族人逃回南方,后来建立了黎国。被捉住的俘虏留在当地,被称作黎民,作了有熊氏和神农氏的奴隶。所以,后来便有了“黎民百姓”之说。黎民和百姓是两个不同阶层、不同地位的人群。这是后话。终于灭掉了蚩尤,天下又恢复了平静。

至此一战,我牛河梁红山女神一系,可谓是出尽了风头,高度的文明、先进的武器和作战方式,都让各氏族大开眼界,且心服口服!这一站,即传播了红山女神一族的先进的农耕、牧业、文明等,也巩固了女神庙在整个中华民族中的主要地位和作业,并将扣猪龙度婴灵,积阴德的祈福方式,推广传播。为今后红山书院的发展壮大,起了主要作用。

为了治理好天下,薰妤氏与神农氏、有熊氏进行了认真的磋商。二人一致推举薰甲为王,统一管理天下。

薰甲说:“非也,战胜蚩尤非我一人之功。我临来助战之前,圣母再三交待,娲皇的意见也是分区治理。圣母提出了黄河以北,由薰妤氏族负责开发和治理,称为北方黄河以南至长江以北由有熊氏治理,称为中原;长江以南由神农氏治理,称作南部,不知二位意下如何?”轩辕有熊氏也说:“圣母也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设想但我们两个氏族都比薰妤氏族落后许多,恐不堪胜任。”

“中原和南方发展较慢,是长期分争的结果。圣母经过长期的巡视和考察认为,二位均有治理天下的奇能。这也是天道使然。”

“愿闻其详。”

薰甲接着说:“根据圣母与伏羲氏测算,北方为水为青;中原为土为黄;南方为火为赤。神农氏部族由于薰丙、薰火的介入,农业得以发展。神农氏一部分还是薰妤族的后代,而丙丁为火,薰火为火,二火为炎,南方为火,自然利于治理南方;轩辕有熊氏,起源为中,中央戊已土,土为黄;而北方为水,水为青。三位以为然否?”

“那三部的首领又如何称谓呢?我们是娲皇、羲皇的后代,自不能称皇。当然也不能称母,母为女,似也不妥。”

神农氏道:“可以称帝,王者帝也。”轩辕有熊氏说。

“可以。我想,神农氏为火为赤,二火为炎,可称炎帝或赤帝;轩辕有熊氏地处中原为土,土为黄,当称黄帝。而北方为水为为青,可称青帝!”

“即如此,就这样定了。”炎黄二帝一口同声地表示同意。

这次会议,便是少为人知的上古“泰山会议”。

“泰山会议”将天下分为北方、中原、南部三大块,即三大部族,部族的首领称之为青帝、黄帝、赤帝。这大约是三皇五帝之间一个过度阶段的插趣,暂且不表。从此均以北为上,南为下。所以现在人们仍然保留着向北为“北上”,向南为“南下”的习惯称法,恐怕就是从那时形成的。

随后,三帝又交流了农业、牧业、冶铜业、弓箭、农具等方面的技术,通通过取长补短,推动三大部族共同发展。

为了纪念三帝联合战胜蚩尤的伟大胜利和三帝分黄帝专门派人到首山采来铜矿,集三大部族当时冶铜铸铜的经验,在荆山脚下铸造了一个大型铜鼎,以示永久纪念。所以后来就有了“问鼎中原”的说法。并铸成三口铜剑,呈青、黄、赤三种颜色,作为氏族首领的权力象征。

铜鼎铸成后,三大帝带领各自的队伍,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尔后便肩负开发治理天下的重任,分别回到各自的驻地。

人类又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文明发展时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