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猪龙——龙的传人的由来

日益崛起的薰妤氏族,由于马的发展,马的灵动快捷,成为氏族最钟爱的饲养动物。以马代步,给人们的狩猎、放牧、远行、骑射、传播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马,成为将整个氏族联系在一起的组带马,成为整个氏族的主要交通工具。

骑马,成为氏族男女们的一大嗜好和优势。草原牧养,将氏族混杂的生活劳作方式,转向了渔猎农耕、牧养的分化。牧养业由于有了广阔的草原而成为藏好氏族的主导产业。不断有人带着羊群、马群、牛群进入草原深处。牛河梁上的人居日渐减少,逐渐变成了以祭祀为主的集聚圣地。

圣母的第五子薰金,是进入草原牧养行程最远的一位。由于草原牧养,不必大规模的迁徙。一个人就可以管理成百上千只的羊群、牛群或马群。所以金骑上马,带上雪白的羊群和心爱的牧犬,步入了草原深处。亘山书院

蓝天、白云、碧草、香花、游鱼、飞鸟、白羊、奔马切都非常宏阔、高远、惬意、铭心。

草原的阔美无与伦比,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孤寂,除了他,便是一群不能与之进行语言交流的白羊、黑马和黄犬。

圣母出游以后,薰甲更加辛苦。她骑上自己的那匹青龙马,不断地深入到各个氏族部落去巡查,帮助一些部落解决困难,指导生产、狩猎、骑射和阵法。看完部落,又深人到草原深处,走过一处畜群又一处畜群,访问了一座孤独帐篷又一座帐篷。氏族中的一两个人便牧养着一大群或羊、或马、或牛,为氏族提供了大量肉食、皮毛、乘马和耕牛。薰甲十分感谢他们。而她每到一处,都受到牧养者的热情接待。长期的孤独,使他们见到薰甲便有说不完的话。

这样孤独的帐篷走多了,薰甲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就是孤独的男性牧养人与拥挤在部落里的妇女的倾斜。

于是她在心里已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

薰甲回到牛河梁以后,便召集各部落的大人和大帅们一起议事。主旨就是动员氏族的女人深入到草原去,与那些孤寂的牧养人一起生活放牧。这样,即平衡了氏族的男女分布,与生养繁育也有好处。这一决定得到了氏族成员们的一致赞同。

不久,氏族的女人们或单身,或带上未成年的孩子,骑上马向草原深处进发了。

她们边走边寻觅着那些在草原上十分显眼的帐篷,只要帐篷中没有女人,她们便会停下来,承担起家务,为那些放牧的男人创造一个舒适、温馨的生活环境,并为他们生儿育女。当然,这还不是今天的一夫一妻制,随着进人草原女人的增多,几个女人与一个男人一起生活放牧的情况也逐渐增多,实际上还是原始的多夫多妻制,这仅仅是人口分散的暂时现象。当然在牧养人相对集中的草原一妻多夫制和自由婚的情况依然是主流。

很快,草原深处传出了女人的欢笑声和孩子们的嬉戏声。给孤寂的草原带来了生气与其乐溶溶。
以薰金为例,待薰甲离开以后,她又恢复了孤寂的游牧生活。他游走在草地和羊群之间,倾听着羊咩狗吠而出,伴随着羊群和猎犬而眠。他只有与蓝天碧草亲吻,与小河流水交谈。与风雪严寒抗争,与毒蛇和野狼决战…
马背向四周一看,就发现了几双闪动着绿光的眼晴,正在贪婪地窥视他的羊群。他对准一只恶狼,一箭射了出去,就听见一声哀嚎,那对布满绿光的眼晴,当即灭了一只。恶狼中箭,转身便跑。其它狼听到同伴遇险的嚎叫,也顾不得觊觎羊群,随后狂奔,薰金又对着狼跑的方向连发两箭。两只牧养犬也随后飞身追了过去。薰金也打马紧紧跟上。

不久,那几只狼便逃得无影无踪了。牧羊犬失去了目标,便伸着舌头,呼吸急促地返了回来。

薰金追出去一段,便发现了那只被射中而终于倒下的狼。他近前一看,那箭正射中一只狼眼,那狼还在作着垂死的挣扎。他随即挥起手中的石斧,照着狼头劈了下去,那狼抽搐两下终于停止了躁动。

薰金将野狼丢上马背,带着两只牧羊犬往回返。时间不长,东方的天空已现鱼白肚,随后一轮红日从草原的尽头跳上了天空。

当他远远望见自己的帐篷的时候,却发现未来得及填柴的篝火正旺,而且似有人影在晃动,这让他感到很奇怪在这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深处难道会有人来。他给马加上一鞭,便向帐篷跑去。来到近前,果然是来人了,而且是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这使薰金感到很意外。

两个女人听见马蹄声,都抬起头,停止了添火和煮食,笑望着马上的薰金。

“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薰金大惑不解。

“怎么?我们来和你一起生活难道不好吗?

“这么说,你们真的不走了?

“当然不走了。”

薰金看到两个女人认真自豪的样子,他相信了。“那好!这只狼便是我欢迎你们的美餐了。”说着将狼提起来丢到篝火旁边。

一个女人叫到“嗬!草原上的狼真的又大又肥呀!”

“这狼一定是要吃羊,那么我们就替羊吃了狼吧!”另一个女人灰谐地说。

有了女人,有了孩子,空寂的草原上便有了笑声,有了欢乐,就没有了往日的孤寂。薰金特别兴奋,他迅速地剥下狼皮…

时间不长,帐篷周围便布满了肉香。

四人高兴地吃了一顿狼肉。

边吃边说话。从谈话中薰金知道,薰甲已安排很多女人们进入草原,与他这样孤独的牧养人一起生活。他不住口地称赞薰甲这一举措好。他同时也知道了这两个女人是从大凌河一带过来的。一个叫平措,一个叫扎娃。男孩子叫石金,是平措带来的。

本来扎娃是早一天进入草原的,她错过了薰金的帐篷向北又跑了一天,但是再没有看到帐篷,便打马连夜往回赶。正好来到薰金的帐篷前,遇上了刚刚赶到的平措母子,于是两个女人一商量,决定都留在这里。

为了解决住宿问题,薰金吃过早饭便骑马来到最近处的山林,人拖马拉地弄回来一些树干。他拆除原来的帐篷将其扩大了两倍,三人一齐动手,用薰金平时攒下的羊皮狼皮连缀在一起,围裹起来,绑扎结实。再铺上茅草和羊皮,既宽敝又舒适。这个四口之家便安定下来了。

平时,平措和石金看家做饭,扎娃便陪同薰金放牧并采集一些野菜和鱼类调剂饮食。薰金边放牧边狩猎,猎获一些野狼、黄羊、山兔之类食用。加上成群的羊,让他们丰衣足食,尽情地享受着草原的赐予…

转眼一年过去了,扎娃也生下一个女孩,很快由一个四口之家变成了五口。薰金给女孩起了个名字叫千金。从此以后,千金就只女孩了。

待石金稍大一些,薰金便把牧养的事情交给平措和石金,看家和煮食则由扎娃母女承担。他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完成一桩心愿:他要到渤海岸边,找到像薰甲那样的玉石,为石金和千金做一个玉佩。在他看来,作为一个薰妤氏族的人,没有玉佩总是不可思意的,或者说是不配的。

交待完毕,他骑上快马,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飞驰而去。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来到渤海西边的丛山峻岭之间他這寻河谷、溪流。经过七天七夜的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两块玉片。其中一片为翠绿色,另一片为翠黄色,每片都那么晶莹剔透,圆润喜人。他来到一条清彻见底的小河边上,坐在河边的大石块旁,蘸着河水,开始打磨起来。当然是仿照玉猪龙的样式磨制的。
他白天借着太阳磨,晚上借着月光磨。磨出形状来,再用尖石雕磨眼、耳、口和鳞纹。经过七七四十九个日日夜夜,两件玉佩雕磨成功了,他也累得坐不住了。便一头栽倒在大石块上睡着了。他困极了,一连睡了三天三夜。

睡梦中,他见到圣母向他走来,嘴上不住地叫着“金儿,金儿一”他听到母亲的叫声,连忙站起来,惊问:“母亲怎么到这儿来了?”

圣母微笑着说:“听说你制成了两件玉猪龙佩,拿来让我看看!”

“好”薰金连忙拿起自己磨制的两件玉佩,递给圣母看。

圣母边看边说:“不错,像我身上戴的玉猪龙佩。”说着还与自己胸前的龙佩比一比,除了颜色不同,略小点儿外,几乎没什么两样。

接着,圣母说:“金儿,龙并非都是一个样子,它可以千变万化。这样吧,我给你变化变化。”说着,将两只猪耳向后一抹,抹的很长,末端上翘。然后将圆形的龙身向下一拉,那龙身变成了一个“C”形,比猪龙要细些也长些。“金儿,这是一只鹿龙。记住,咱们薰妤氏族都是龙的传人!”

这句话在圣母得到玉猪龙佩的时侯就曾说过。那时薰金还没离开牛河梁,薰金当然记得。

接着圣母又拿起另一只猪龙说:“就让他变成一条马龙吧!”说着用长长的小指甲在龙的颈项处划了几下,那鬃毛便长长的飞扬起来。这神奇的变化,简直把薰金看呆了。这时圣母已开始向下拉动龙身。只听“咯嘣”一声薰金以为圣母将龙身拉断了,一惊之下便醒了。

他急忙拿起身边的龙佩一看,坏却没有坏,但形状却变得如梦中一样了。一只猪耳变成了鹿角,而而另一只猪耳变成了马的漿毛。龙身变成了细长的弯钩,看起来比猪龙还活灵秀气。他非常高兴,急忙起身寻找圣母,但眼前并没有圣母的影子。

怪了。说是梦吧,龙佩的确变化了。说不是梦吧,圣母根本没在这里,这是为什么?薰金疑惑了。

其实他的确很想念圣母。子是决定绕道牛河梁,见一见圣母,然后再回到草原去。

当他飞马赶到牛河梁时,圣母出巡尚未归来。他将梦中之事和龙佩变化的事儿告诉了薰甲。

薰甲也感到很奇怪,但还是告诉薰金,“圣母说过玉龙是通灵的。记住,咱们都是龙的传人就足够了。”

薰金也认定,这马、鹿双龙是圣母的恩赐无疑。

薰金告别了燕甲,便匆匆赶回草原。

见到久别的薰金,平措、扎娃和石金都非常高兴。薰金将得玉、雕龙、梦中圣母化龙的事儿向她们一说,她们也个个惊喜。认为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圣母都在关照着他们,护佑着她们。自然优势一番跪拜感恩。

薰金将两只龙佩放在羊皮垫上,平措和扎娃立即眼前亮。她们身前佩戴的鸟形和蝶形玉佩大为逊色。都没有这两条龙佩靓丽、鲜活。

这时,千金已爬到龙佩跟前,伸出小手抓起那只翠黄色的鹿龙玉佩。也许玉龙真是通灵的,这只鹿龙也正是薰金给千金准备的。当然,那只翠绿色的马龙自然归了石。薰甲石金将马龙佩在胸前,爱不释手。薰金想起了圣母和薰甲嘱托的话,便对石金和尚不懂事的千金说:“记住咱们都是龙的传人!”

我们的先民在很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了未成形的胚胎,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和对后人的祈福,逐步形成了以“猪龙”为形态的图腾。逐步演变到战国时代,已经有了龙的基本形态,C型古玉龙的出土佐证了这一环节。

在经过漫长的文化变迁和演化,才有了今天我们引以为豪的“张牙舞爪”的龙。龙文化从其萌芽至今的五千五百多年来,就一直以护佑生命为核心要义。这也是为什么老百姓用“扣猪龙”的方式超度婴灵积阴德的原因。地点选在女神庙原址的红山书院,也是祈求华夏祖先的庇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