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猪龙——专门超度婴灵的圣物问世

一直以来,薰妤氏族都是沿着山林、河流向东、向南发展。随着畜牧业的强大,人们逐渐感到,山林有利于狩猎,并不利于饲养。例如,牛、马、羊等钻进山林,不容易看到,不便于管理,时常有丢失饲养物的事情发生,而在草地上放牧,便可一目了然,很好管理。这样,一些小氏族便转而向北发展,进入广阔的草原。草原上有丰盛的碧草,有纵横流消的小溪,水草具佳,很适宜饲养业的发展。牧养人骑着马,带上犬去放牧,非常方便,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于是,氏族的畜群逐步开始向北部的草原上转移,进入了西辽河、多伦木河流域。

聪明的薰妤氏族牧马人,他们架起木架围裹上兽皮和畜皮,作为夏季防雨,冬季保吸的居所,简易方便,一处接一处,成为广袤草原上的独特景观。这也是草原“蒙古包”的最早雏形。

养殖业由山地匠陵进入草原,便似龙入大海,飞速发对自然态间养是一次重大变革。

与此同时,渔猎事业也得到了相应的发展。人们把渔猎的触角伸的更远,最远的渔猎者已到达了渤海岸边。大致算来,此日时的薰好氏族,已拥有了辽河、凌河、滦河三大流城的广阔栖息地。而且拥有了浩瀚的草原和无边的大海。女神庙

氏族的人们第一次看到大海,便叹为观止。万项碧波,一望无垠,天水相连,水天一色,疑似步入天堂,进入仙境。她们尽情地享受着海阔天空的世界。继而,她们又发现了海边上的各类鹅卵石,五颜六色,奇形怪状,天然磨光,天工弄巧。这样美丽丽的石头,在山林和草地上,无论如何是看不到的。在她们看来,这就是宝贝。于是纷纷拣拾,带回驻地,带上牛河梁,在族内传播开来。当然也拾到了许多多姿多彩、玲珑剔透的贝壳。大者如碗口,小者如珍珠,件件可爱。他们拣拾回去,磨出孔眼儿,或串成串戴在胸前或腕上,或单独作成配饰佩戴,倒也显得高费典雅,珠光宝气。

从此,到海边去拣拾卵石、贝壳便成了氏族男女特别高兴的事。人们在牛河梁通往渤海的直线上,往返奔波着。当然,沿途都有零星的氏族部落,随处可居,食宿是不必担忧的。

薰甲是氏族的重要领袖,也是圣母的得力助手。她虽无暇去海上游玩,但借到各部落去巡视之机也可以经常来到海边上消遣寻宝。每次来也都有不同的收获。

一次,她在路过渤海西面群山中的一条小河时,拾到到一片黄绿色、葫芦形的石片,一端有有碗口大小,另一端也有拳头大,呈葫芦状,通体透明,石质细腻光润。虽然不似鹅卵石那样平滑有形,但石质和颜色十分可爱。所以她将它拣拾回来,准备打磨一件称心的饰物戴在身上。

回到牛河梁以后,她开始反复琢磨,要打磨成什么样子的饰物呢?当然要别具一格,与众不同。她把石片翻过来掉过去看着、思索着……电想了九天九夜,也没想好。就在这时,她无意中发现石片上较大的一端,隐隐约约出现一个圆形的轮廓。这是什么图形呢,但仔细一看又没有了。再静静地看一会儿又出现了,她意识到只有定住神才能看得到。于是她调整一下心态,静下心来,有意无意地看上去,这一回她看明白了,这不就是那条猪龙,被圣母镖刀击中后,腾上天空,头尾相接而形成的圆图吗。她非常惊喜,这也许是上天的灵示。对,就照这个样子磨成一件饰物。

如何将这一轮廓固定住,她想到了放进水中试一下。他取来一罐清水,把玉石放进去,果然那一轮廓显现出来,格外清晰。且偶然机会,圣母看到婴儿的胚胎雏形,竟然也是这个形状!“猪龙飞天”的情景,活灵活现。可是,当她将玉片取出来之后,又不见了,依然固定不住。看来这图形离不开水,离水便隐没不出了。

这时,她她想到了圣母赐她的五彩神砂。于是,取几粒出来,待图象在水中清晰之后便放了进去。就见罐中之水发出“哧哧”的的响声,并翻滚起来。待水平静后,再看水中玉石上的图案,已然鼓凸起来,似有活起来的立体感,看来图形已固定,薰甲便将其拿起来准备加工。当她拿起玉片时,奇怪的现象出现了,玉片与猪龙图形已经脱离。拿出玉片,猪龙部分却留在水里,大大的的耳朵,弯卷的躯体,明亮的眼睛,清晰的鱗纹,浑然天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样就省去了磨制的麻烦。

薰甲按着图形所示,精精雕细刻,该凸的凸,该凹的四,点线分明,活灵活现。只用了九个日夜,便打磨成功了。

薰甲用细绳将猪龙穿起来挂在胸前,谁想这猪龙仿佛在跳动,动得胸前痒痒的难受。她赶紧摘下来,拿去见圣母。

圣母接过来一看,这玉猪龙还发出隆隆的叫声。圣母也惊奇地问甲是如何得到这件宝贝的。

薰甲将拾到玉片,水中现形,神砂脱石的经过告诉了圣母。

圣母明白了,原来这件玉器很有灵性,还是个神器。她珍爱地抚摸了一下,这玉龙又隆隆叫了两声。

薰甲突然明白了,那猪龙是圣母制服的,当然听她的。所以这件玉饰应由圣母佩戴才是。于是薰甲托起玉器,亲自挂到圣母的脖颈上,那玉猪龙便不声不响地贴在圣母的胸前。圣母随手抚摸了一下,玉佩便叫两声。声音不大却非常幽远,仿佛天外来音。

薰甲说:“看来这玉猪龙佩只有圣母才可佩戴,别人恐怕无福销受。”

圣母也说:“好吧,看来这件玉饰与我有缘。那只能劳你再制一个啦!”

薰甲说:“我用余下来的另一半做一件即是。”

薰甲转身离开圣母,拿起葫芦状玉石的另一半,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上面也有一个隐约的图案。她将那个图案放进水中,发现这个图案整个是一个圆形,周边类似猪龙花纹,中间似乎有一个字,三横一竖,中间十字交叉处还有一小小的圆孔。字一样的图案,略呈红色。但当时薰甲却还不知道那红色是个“王”字,也只能当作一个花纹图案来理解。当她将这玉片取出后,只剩下周围的猪龙花纹和中间那个细孔。她按按图将花纹雕出,又雕中间那个红字,但无论怎么雕也雕不出。且越雕那字隐藏越深,最后看都看不见了,放进水里也不出现了。但花纹中间却变得明亮起来,似一面镜子,且能照出人影。这样也很好看。薰甲放弃了雕刻。她找来细绳,穿过玉孔,系在颈上,挂在胸前。

当她佩好这玉佩再一次来见圣母的时候,圣母当时便愣。因为她第一眼就看到了玉佩中间那个殷红的“王”字。这使她又一次联想起当初痘母喊薰甲“国王”的事儿看来薰甲将来会是氏族的领袖无疑,并将成为一国之主。圣母一愣的当儿,薰甲不解地问:“母亲怎么啦?不好看吗?”

“噢一好看!你不见这中间还有一个红色的图形吗?“

“开始放在水里还能看见,后来我想把它刻出来,不但刻不动,反而不见了。怎么母亲一眼便看得出?”薰甲不解地问圣母说:“能看见。既然你暂时还看不见,肯为定别人也看不见。你最好不要和人提起。总有一天你与全族的人都能看得见。你一定要好好珍视啊!

薰甲说:“既然母亲可见,一定与母亲有缘,还是献给母亲吧!”

“不可!个人有个人的缘份。你这玉饰与我这玉龙本是一体,是传给你的。而人类的胚胎雏形,也是这个样子,这说明我们的氏族是龙的传人。要记住:我们是龙的传人!你和我的玉猪龙,都代表了智慧、健康、文明、传承,是人们用来给大人孩子祈福的圣物啊!”圣母反复叮嘱道。至此,圣母和她的族人们,正式确立了女神庙扣猪龙、度婴灵,积阴德的圣物!

“是,谨遵母命!”甲郑重地点点头。

随后,圣母解下身上的五彩砂罐,递给薰甲说:“这个你带上,给族人疗伤驱怪,母亲年龄大了,以后这些事就由你来做吧。”

薰甲接过来说:“愿为母亲代劳”。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圣母又向薰甲传授了一些她自已修炼出来的新本领。当然传授最多的是氏族管理、事业开创、开疆护土、壮大氏族等道理,并让薰甲努力修炼,达到与天地人神沟通的更高层次。

此后,薰甲的本领日见长进,最明显的进步是对氏族的发展想的、做的更加周到全面,更加关心族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她很会发挥族人的聪明才智,为氏族出工出力,氏族的发展不断呈现新的起色。族人们也象尊重圣母一样尊重她,信任她。

因为她是龙的传人!拥有跟神灵沟通的信物——玉猪龙,它能给人们带来平安、幸福!

圣母和薰甲佩戴的玉器,很得族人崇尚,且人人都以得到一件精美玉饰为荣。所以与大海来往日见频频,前去寻玉找宝的与日俱增。她们将找到的大小不一的玉石,根据其自然性状,制成各种玉龙、玉币,玉筒、玉箍、玉刀玉铲、玉环、玉箍等形状,刻上龙、鸟、鱼、虫、云纹等图案戴在胸前,这成了薰好族人的一大标记。就是说佩戴玉饰成为牛河梁红山人的重要特征。人们认定玉饰是人类与天地人神沟通的象征物,是氏族的瑰宝,是保佑人类平安的吉祥物。

圣母见薰甲堪当重任,把氏族管理得井井有条,人心稳定,氏族安定,事业兴旺。她便有了更多的剩余时间,于是她想到用一段时间去考察一下天下大势,并能见一见娲皇,了解一下娲皇对人类未来发展的谋划。

临行前,圣母专门召集一次大人、大帅级会议,对氏族的事情进行了一番安排,并委托薰甲全权代理氏族的事情。

交待完毕,她穿上精心编织的麻衣,外罩金叶技肩和腰裙,胸佩玉猪龙,腰悬金镖刀,头插风尾双,格外雍容华贵。收拾停当,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洞外,牵上青牛,带上黄犬,放心地走下山去。一会儿,便见圣母和青牛已经起在空中,她向族人们挥了挥手,缓缓地飘乎远去。渐行渐远,慢慢地成了一簇黑点;渐远渐小,向天际隐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