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亲性侵的堕胎婴灵

每个不幸的生命,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我也一样,这些往事,让我回忆的每一秒都是疼的!今天之所以有勇气来披露、来回忆,是因为我终于穿越黑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看着身边熟睡的“老公”,和我们的孩子,我的内心充满了力量!虽然我没有勇气将你绳之以法,但是我要将你对我的伤害、你的卑劣,一一呈现。

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因为营养跟不上,同龄的孩子都比我高,虽然是女生,但是身体发育很慢。听奶奶说,我妈都要生了,我还没有头朝下,接生婆一遍一遍的喊着用力用力,一边不停的挤压我妈的肚子,全家人急得团团转,最后我妈拼命的生下了我,可我刚生下来一个多小时,我妈就因为难产加产后大出血,撒手去了,所有的人都说我是来讨债的,而且命硬,能克死家人的那种。所以从小到大,奶奶跟爸爸和我都不是特别的亲,估计是怕被我克死。我爸因为家里太穷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娶,就和我跟奶奶三个人相依为命。奶奶在家洗衣做饭,勉强做些地里的农活,偶尔我也得去帮忙,我爸在工地上打零工,有活儿干的时候,收入还是挺可观的,但是一年到头,多半时间在家跟奶奶忙活地里的事儿。

12岁的时候,有一天,我爸小心翼翼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卷了好多层的塑料袋,然后缓缓的在我面前展开这些已经破旧的图片,这些图片,都是不知道从什么书上撕下来的,就给我看,里面是各种不穿衣服的男男女女的照片,她们有的一丝不挂,有的也是若隐若现,尤其第一次看到男性巨大的生殖器官时,我的心怦怦直跳,紧张、害怕、心慌的很。我爸也不多说什么,就是让我认真的看看。然后用他那皴裂的大黑手,小心翼翼的折好这些图片。第一次,我的身体就有了反应,就像过电一样,异常的舒服。没几天,我爸又拿出来一些图片给我看,这回看到的,就是一男一女,或者一男两个三个女人,都是不穿衣服的,而且都是下体亲密接触的,还有一张局部特写图,是男性的生殖器官,插入了女性的身体里。这一次我的身体又有了反应,我的脸不由得就腾一下的红了起来。我爸看着我的反应,满意的走了。

没几天,我爸就带我去地里除草,我没有多想,跟着他就去了。到了地里,他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当时什么也不懂,觉得可能是我爸开始喜欢我了,对我不在那么冷淡了,我还挺高兴的,也自然的抱抱他。直到他拖光自己的衣服,又拖光了我的衣服,把我摁到在地,告诉我要试试图片里的动作,我才知道,我爸是要做那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刚开始有点疼,可是后来就很舒服了,当时是夏天,玉米已经长的一人多高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就是性侵,也不知道要反抗,不过估计喊也没人听得到。完事后,我爸就满意地带着我回去了。我记得我当时还傻傻的问,不除草了吗?哎……无知太可怕啦!

这种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奶奶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傻傻的我还以为所有的父女都是这样相处的哪!到我16岁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16岁,我第一次来了月经,看到自己流血了,紧张的跑去告诉奶奶,是奶奶教会了我怎么处理。没多久,我就意外怀孕了。在奶奶和我爸就这个孩子是不是该生下来的争吵中,我终于明白了我爸跟我的乱伦关系,知道了这是一种侵犯!奶奶为了家里有后,坚持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爸怕失去我这个泄欲工具,不想让我生!

知道真相的我,都要疯了!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拍脑门就喝了农药,想一死了之!后来被她们发现了,给我灌了一大碗洗衣粉水,农药就都吐了出来,我没死成,但是后来孩子没了!奶奶骂我是扫把星,克死自己的亲妈儿,还想让她们家断后!骂我不得好死!在我们哪,小孩死了是一种很重的阴债,是必须要偿还的。奶奶怕被牵连,不得不去专门的婴灵超度道场,扣猪龙度婴灵,积阴德,给这个孩子做了婴灵超度。奶奶觉得花了冤枉钱了,看我更加不顺眼。我打内心真诚的祈祷,希望这个堕胎婴灵能够回来报复,即便我也在内!我希望她们都死!

从那以会,我就躲着我爸,绝不单独跟他在一起,晚上也是瞪着眼睛等他睡着了我在睡。可是一天夜里,他还是爬上了我的床,我拼命的反抗,他就对我拳打脚踢,还不断的骂我!我被打的都快散架了,反抗无果,又被侵犯了……

那之后,我就开始一心要逃跑,离开这个禽兽不如的家!逃跑,被抓,一顿毒打,性侵,在逃跑,在被抓,在被侵犯,再逃跑……就这样循环往复着这炼狱一般的生活……第六次的时候,我终于自己跑了出来!身无分文,我就到垃圾桶捡吃的、捡穿的,有时候是跟流浪猫流浪狗抢吃的,有时候是跟其他流浪者抢吃的,即便这样,我也没放弃!我一路乞讨一路走,来到了个小县城。有一次乞讨到一家小餐馆,老板娘看我实在可怜,就让我负责洗碗倒垃圾,虽然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儿,可我总算是有了个落脚的对方,我对她们感激不尽!那会儿,我已经21岁了!

老板人好,生意也越做越大,慢慢的成了县城里数得上的大饭店了,我们自然也都跟着沾了光。后来我幸运的遇到了我的老公,现在我“结婚”了,我是女生,老公也是女生,没错,我们是同性恋,领养了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出租屋里,我们三口很幸福。小县城里,很难理解我们这种关系,流言蜚语是少不了的,但是我非常珍惜这个难得的家!现在我是个厨师了,慢慢会有更多的积蓄的,对未来,我充满希望!但是那个家,我是永远都不会再回去!那两个人,我今生都不会再见!今天,我抛开自己的伤口,希望跟我有同样不幸遭遇的人,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反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