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良心未泯(1)

三天后,2007年11月15日,我就要去水一方门诊部上班了。济世门诊部的几项善后工作,我必须做好,画一个圆满的句号。我不喜欢留一条尾巴、一个遗憾或者一项牵挂。我是任青青介绍来济世门诊部的,我的离去应该首先告诉她,何况我们俩是无所不谈的好姐妹。我中午打电话给任青青,问她晚上有没时间。晚上当然有时间,我其实是文雅一点问她晚上帅弟会来吗,她也听懂了,坦率地说,帅弟昨日刚走,得休整三五天才会来,你过来吃晚饭吧我去买你爱吃的螃蟹。傍晚还没下班我就走,城南城北要转两次公交车,到青青姐那儿的时候已经快八点钟了。饭菜都凉了,白米饭、炒青瓜、鲨鱼片汤、四只大螃蟹,还有四瓶啤酒。

八点钟了。饭菜都凉了,白米饭、炒青瓜、鲨鱼片汤、四只大螃蟹,还有四瓶啤酒。我们先啃螃蟹喝啤酒,而后热饭菜和鱼汤。 “青青姐,我要改换门庭了!”“好哇!这么快,签契约了?”她确实很高兴,仰着脖子喝了半杯啤酒。我一时不忍坏了她的兴致,但事已如此不得不说了。“没有契约可签,顶多是口头承诺,我没有上当。”“这就对了,胜利往往在于再坚持一下!” “可能有人会上当。”“什么?”青青姐愣住了,瞪圆双目,嘴巴咬着一根螃蟹脚,像叨着烟管似的。

“另一个医生,叫单梦娜。”“妈的尤跃辉,这不是骗人么?”她把螃蟹脚往桌上一扔,就到沙发椅里抓手机,一边愤愤地说道:“我问问他,凭什么这样玩弄人?”我抢下手机,说不值得跟他那种小人计较。而后,我又说道:“不过也不一定,只是我的猜测,因为单梦娜充其量是个护士而已,尽出乱子,尤主任未必那么傻。”“这个采花盗!你损失了没有?”“我会那么傻吗?”“感到气愤吗?”

“开始会,现在不会了。”“感到惋惜吗?”“开始会,现在不会了。”我说罢又补充一句:“想明白了就不会,他原本就没打算给人股份!”“身体没损失,精神上也没损失,那就好!”她苦笑一声说道:“我倒是有精神损失了,天天盼你们合作,想呀想,想改行去当妇产科医生,分一杯羹喝。妈的尤主任,啥时找他赔偿精神损失费!”“你别闹笑话了,跟这种人打交道失身份!”“也是,那么丑,站一块儿都恶心。”她又来劲了,兴趣盎然地问道:“那女医生漂亮吗?她不恶心?”

“长相一般,就是肤色很白润,水灵灵的。”“男人就喜欢水灵灵的。帅弟跟我上街,就直往水灵灵的女子看,我说你再看,就休了你。”我说青青姐我们不谈他尤主任了,你要是听到他把自己做的一切倒霉事的责任都推给老婆,你就会晓得他是白衣天使的异类。青青姐惊叫起来:哟!他是不是也对你说啦,老婆怀疑他和漂亮护士同居,和新来的女医生有一腿?告诉你,他也对我说了,其实也都是真的,当时门诊部上下传得神乎其神哩。都说当官有权就找情人,其实医生呀也一样,权力是个坏东西,掌国柄者发动战争,杀人放火,掌小权者捞钱养女人,要说干净,还是咱们这种小女子,靠双手挣钱……

任青青说起来没完,我赶紧掐断她的话头,告诉她三天后我就离开济世门诊部了,告诉她我为什么要离开乱糟糟的济世门诊部。我想她会同情我支持我,说那不是人呆的地方,你趁早离开吧,但她却没有,想了一想,又笑了一笑,而后问道:“你是公家的饭还没消化完吧?”我当然听得出什么意思,心里不服气,回答道:“在那还叫医生吗?”“叫呀,怎么不叫?”她振振有词地说道:“医生有公办医生、民办医生、私人医生、家庭医生,现在又多了一种叫外资医生。开放改革了,除了海关、火葬场、环卫处还是公办的,其他啥都可以私人办。

医疗市场开放了,医院就成了一种赚钱的行业,就像鞋厂衣厂超市一样,谁赚得来钱谁就去办。现在政府鼓励引进外资办医院,A市已经有四家外资医院了。多种体制,多种经营嘛!一个新加坡华商正在我们医院对面办贵族医院,专门服务新兴阶层,新兴阶层懂吗?就是以前要斗争的新兴资产阶级!我们医院几个医生正在酝酿合作办平民医院,就是打工仔医院。以后还会出现许多种形式的医院,有什么医院就有什么医生。什么叫医生,就是在医院里谋生的技术人员,就像什么叫公务员,就是在政府机关里领公家工资的人员,一样样的嘛!凭什么不能叫医生?凭什么只能公办医院那样的医生才叫医生?民办医院医生嘛!打工仔医生嘛!公办医生有劳保社保医保住房基金什么什么的,A市公办医院医生高薪水,大红包,拿回扣,还到处走穴赚外快,一个个肥得像小财主,家里的老鼠都比猫大,外资医生工资高得像小暴发户。民办医生是童养媳,自己养活自己,凭什么要求他们不能多看病多开药多提成?凭什么要求他们像公办医生、外资医生、私人医生一样呢?条件不一样,设备不一样,待遇不一样,我看只要他们尽力了,就不必苛求,就不能指责!”

“哇!你还有这么一大套歪理论呀?”“一点都不歪,是你眼睛发直,色盲,什么都看不见!”她用筷子头戳戳我的额头,说道:“你才来半年多,肚子里的东西还没拉完,一年,顶多一年,不会超过一年半,你就会同意我的看法。” 我没有回答,没有回答的原因是我不敢苟同,对自己的未来又没有把握。难道真的是我眼睛发直色盲、肚子里的东西没拉干净吗? 她说咱们把剩下的酒干了,干了后吃点饭填饱肚子再说。但是她把饭端到我面前时自己又忍不住说道:“现实会帮你洗脑!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天天发火,找人吵架,连老板我都敢骂,还摔了他的茶杯,好像自己是天上的北斗星世界人民的大救星,半年换了七家医院,最短的只呆六天,大骂口口口天下的乌鸦一般黑。结果怎样,自己把自己整得脸黄肌瘦,焦头烂额,身上只剩十五元钱,不得不又去求人给一口饭吃。傻不傻呀?笨不笨呀?有没有长脑袋呀?”我埋头吃饭,想找几句话反驳她,但却暂时找不出理直气壮的,我知道任青青这种人没有振聋发聩的话是听不进去的。

“你跟我不同,所以你没有我的体会!你一来我就你给你找了一份好工作,高薪,有地方住,领导又格外关照。”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哪像我,一下火车,半夜十二点,两眼一抹黑,我叫了一辆摩的,叫他拉到最便宜的旅店,还好碰到良民,如果他是坏人,拉到偏僻的地方,劫财又劫色,恐怕就没有我任青青的今天了。你知道吗,那是地下停车场改成的小店,二十元一夜,听了一夜呼噜打鼾声不要紧,跳蚤臭虫咬得我一身起疙瘩。没有亲戚,没有朋友,连一张熟悉的脸都没有。那会儿看见西装革履进出豪宅的人就咀咒他们短命,让开着宝马奔驰的男女溅一身泥水就想扔一颗炸弹。好不容易我找到一份工作,又受不了鸟气,要不是恨我那忘恩负义的老公,想让他瞧瞧我任青青也有发达的时候,叫他连骨头都悔青,我早回老家去了!幻想,幻想,整日里的幻想,支撑我走过来了,月薪从二千元三千元升到现在的四五千元。我都做好了两本假证,想跟你去当产科医生,你倒笨蛋自己不干了。告诉你,天下没有白乌鸦,走到哪里都一样。不信?不信你等着瞧吧!水一方又怎样?水一方不赚钱?老板头脑进水了不成?我看呀,你李萍萍没走三五家门诊部停不下来!”

她说不讲了不讲了却又讲了这么多,我苦笑一声,提出要求:“别说了,把好好一餐饭搅苦了,不说了,现在真的别说了!” “好,不说不说,一说就发火,坏了兴致,你就好自为之吧!”她把碗筷收拾到水槽里,我说你煮饭了我洗碗,她说明天自己洗, 好不容易姐妹团聚,洗什么碗。她擦干手,回转过身来,告诉我: “我老公他二叔从美国回来了。”真是痴情女子负心汉,东西两半球好几年没来往了,她还“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你说她脑子有没进水呀?还老说人家傻瓜哩! “他二叔说,他还没和那女人结婚哩。”“为什么呀?”

“当然是放不下我喽!”“你算了吧青青姐,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都是公猪,会放不下你?”“要不就是放不下儿子。”“这倒有可能。”“你看,这是不是说他还想回心转意呀?”“不是,绝对不是,男人要是还想破镜重圆,不会放任女人自由的,都这德性!你要是提出离婚,他保准立马签字!”“这就是说,我是一种幻想?”“是幻想,我要是你,早办离婚了!我那死男人把疱疹传给我,还说什么到底谁传给谁呀,我立马提出离婚,一个月就把手续办清楚了!”“妈的!我真想宰了他!”

发表评论